【獒龙】崽哥01

崽哥(一)

 

非典型黑道AU,杀手獒*大佬龙,分级R

重发。

 

#

香炉上升起一缕袅袅白烟,厅堂中央火炉烧得正旺,灯光质冷,映得匾额上“忠义”二字明明晃晃。马龙双臂交叠靠坐在梨花木椅上,眼神如二月寒冰。今年赞札由二当家许昕亲身授命,只听他高喊一声“跪下”,底下便乌压压跪了一片。这是马龙收空子的第三年,这几年秦门在马龙和许昕的手底下越发强盛,大厦终归还是没倒。

“今天有消息吗?”仪式结束后马龙便出了堂口,身边只跟着林高远一人。

“和昨天一样。”

马龙没再说话。

“龙哥,我多嘴问一句啊……”

“嗯。”

“这都两年了,您究竟打算等到什么时候?”

马龙逆着光,影子被拉得长而远,“能活多久就等多久。”

林高远最初认识的马龙和现在的马龙大相径庭。那会儿他待人虽冷淡,但眼底是暖的,现在冷得彻头彻尾,新收的小弟见了他总不敢看和他对视。稍微有几年资历的都明白是怎么回事儿,但谁都不敢在面上多嘴,敢正面提的大概也就高远了。都说林高远是马龙“亲儿子”,所以对他的容忍总与旁人不同。

手下的人面上不说,但私底下的讨论倒不可避免,有些资历的总喜欢给新来的科普。

“听说龙哥出生的时候就不简单,当晚雷霆大作,紫气冲庭,似有蛟龙翔游云间,所以才取这个名字,咱们老大可是真龙!”

“我还听说咱们老大以前是念名牌大学的,成绩特牛掰。秦老病了以后不顾阻拦回来撑起家业杀出血路,拦他的人现在都已经见不到了。”

“你们这些也都是道听途说,听着就像兑了水,诶,你俩过来点,这话我只告诉你们,”说话的那人压低声音,“龙哥刚接手家业的时候,真的像张白纸。”

“怎么可能?”

“真的,要不是三年前那件事儿……”

“你们在说什么呢?”林高远突然从屋外进来,手下立刻作鸟兽散。

“嗨,哪儿能有什么事儿,小事儿,小事儿。”

林高远笑笑,也不戳穿,低着头卸了腕带。

龙城六月,城市上空宛如香炉倒扣,满天满地的烟尘和热流。

马龙看着窗外,想起三年前的这时候,也是六月龙城,烟尘弥漫,他俩第一次遇见。

 

#

秦门卧地龙城多年,到了秦志戬这一代已涉足黑白两道。道上就这一条路,走到黑便不见天日,没准儿那天怎么死的都不知道。马龙刚出生时,秦志戬的愿望很简单,只希望他以后能做个敞亮人,和这条道撇清关系,于是破天荒的让他不跟祖姓,做个外姓少爷。

马龙如他所愿地长大,却没能如他所愿地和这条道撇清关系。

每一代令符成双,分别握在大当家和二当家手上。秦志戬这代单传,为了保护马龙,让他学过近身格斗和射击,但这孩子像是天生缺根筋,怎么教都教不通。秦志戬一反面放宽心,毕竟没有一个门派会承认什么也不会的黑道大哥,另一方面又担心他遇到危险时无法好好保护自己,便让他随身带着另一块令符。秦志戬把令符交到侄子许昕手里那天,马龙攥着另一块令符回到秦门,一枪射崩了第一个拦着他的人,子弹穿脑而出,白墙溅红,完全不像是不会使枪的人。

“爸,既生此门,便无他路。你我一直以来,都是揣着明白装糊涂。”

许昕见证了父子俩对话,叹了口气看着窗外,是要变天了。

 

秦门归管的某片区域新开了一家唱片店,老板的来头无从查证,只知道这人肉眼可见的有钱有胆,所以才敢在这种繁华又危险的地带,干起这类烧钱行当。

马龙在沪上念书时就喜欢收集专辑,唱片没落的年代,销量和市场都逐渐远离,他或许是逆流中的异类。网络上的音乐资源谁都可以共享,但那张光碟是独属于他的,他喜欢完全拥有的收藏,即使这样的拥有是一种复制。

唱片店里正在放张国荣的《怪你过分美丽》,墙体贴着些陈年老报纸,悬顶一盏波西米亚风吊灯,过道两边摆满整齐切割的方格子,一水儿的黑胶唱片,再往里头走别有洞天,辟了一块可以边喝咖啡边休憩的独立区域。

马龙对老板最直观的印象是纹身,染发,桃花眼。第二印象是,懒散。他还从没见过懒得招呼客人的老板,人进来了也懒得抬眼,只是靠躺椅在半盍着眼晒太阳。好像他开唱片店不是为了卖唱片,只是把这些唱片摆出来,你买也好不买也罢。

马龙绕过黑胶专区,他去普通柜架上找流行专辑,身后还跟着一个小弟。这儿卖的流行专辑也总与时代格格不入,张国荣的红最耀眼。马龙眼尖,在角落里发现了叶惠美的磁带,他伸手够了那张磁带,心里咂摸着这老板挺有情怀,这年头磁带都绝版了,要搞到手可不太容易。他在03年那会儿还买过磁带,下雨天抱着收音机听完广播台读信,就切换模式听歌。后来那些磁带和小时候收集的奥特曼手办都封进旧纸箱,连同小时候的记忆一起。马龙走去付款的路上他看见一个小伙儿贼头贼脑的,正试图把地下丝绒香蕉封面的同名黑胶顺走。

马龙眼神一冷,走到小伙儿身边,“偷窃是违法行为,这位兄弟,跟他去警察局走一趟。”那位一看就是个新手,当场被抓获闹了个红脸。马龙朝跟着他的小弟使了个眼色,意思是把这人带去警察局。

小弟一懵,“啊?”

“啊什么?”

“老大……我们好像是黑社会。”

“你刚才叫我什么?”

“老大。”

“这就对了,带去警局。”

小弟心想,哎哟卧槽,还是头一回听说黑社会讲法律的,果然这文化人就是不太一样,但他不敢说,还是乖乖把贼送去了警局。倒是靠在躺椅上的唱片店老板没掩住情绪,噗嗤一声笑了出来。

“你笑什么?”

“没见过这么混黑道的。”

“看来你很有经验,那你倒是说说该怎么混黑道?”

“黑道大哥都是烧杀抢掠威震一方,跺跺脚神仙都绕道,罩的小弟能有一筐。”

“哦……”马龙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忽然问了个和前话无关的问题,“你叫什么名字?”

“张继科。”

马龙点点头,看着张继科的眼睛,忽然笑了,“我叫马龙,以后我罩着你。”

外头阳光正好,晒得人面透红。

 

 

#

“铜锣湾那边都对接好了,这批货你出人我出力,三七分,如何?”说话的是吴门的王皓,这家伙长了张正气凛然的脸,皮相很有迷惑性。来之前许昕给马龙做了介绍,说这人最大的特点就是爱酒和闷骚。他身旁的樊振东全程绷着脸沉默,不管插科打诨还是正经谈事儿,表情都没有丝毫松动。

“您也知道,以前都往缅甸走,这是第一回从铜锣湾走,线路得变,一路上变数也多,要真遇上什么事儿损的是秦门的名声,我不做赔本买卖。”

“听你的意思,不愿意三七分?”

马龙很坚定,“五五。”

“这不合规矩。”

“规矩是人定的。”马龙笑道,“皓哥,往后合作的机会还很多。”

“行,”王皓垂眼笑了笑,转了转酒杯底盘,琥珀色液体晃荡,“就冲你这声哥,还有这杯好酒。”

马龙喝得有点儿多,许昕让司机老李送他回家,马龙却说吹吹冷风会清醒得多,许昕说那让小弟跟着你,马龙说人生路还是要自己走。许昕纳了闷儿了,他哥平时挺正常一人,一喝多咋就这德性了?

马龙往前走几步,那些小弟们还是跟着他,马龙叉着腰回头,酒精令他面色微红,语调也变软,一扫往日凌厉,“昂~不准跟着我。”

小弟们哪儿见过这样的大佬,全都傻在原地,任马龙一个人走了。

“老大刚才嘟嘴了吧?”

“老大好像还笑了吧?”

“为什么有点可爱?”

“本……本来就很可爱……”

“收你们的保护费去!”许昕给小弟一人一个暴栗。

 

张继科站在唱片店门口抽烟,听见不远处踉踉跄跄的脚步声,眼神一撇,便见着马龙。

马龙大概是真喝多了,隔着大老远就朝张继科挥手,一路小跑着到他身边。

“记壳儿,嗝,怎么还没打烊啊?”

张继科被马龙一身酒味儿熏得忍不住问,“……你到底喝了多少?”

“不多不多,就……就三瓶。”马龙伸出一只手比了个五。

“你以后还是少喝点儿。”

“那你以后也少抽点儿。”

张继科吐出一口烟圈,“抽过吗?”

“没。”

“我教你?”

张继科从兜里掏出一盒双爆,用牙咬碎两颗爆珠,空气里顿时散开一股淡淡的水蜜桃味儿,他把烟递到马龙嘴边,马龙乖乖含住。张继科握着zippo的姿势就像握着一把枪,五指如游龙过江,快得马龙眼花缭乱。没有预想中的子弹横飞,只有一簇燃烧的火苗映得一切不太真实。马龙迷糊糊的档儿心想,这波装逼给满分。

“吸气。”马龙照着张继科的指示吸气,烟未入肺就差点没呛出眼泪,烟都给他咳掉了。

“大佬,你不行啊。”

“再来一次。”

张继科抽了根儿烟给自己点上,吸入,吐出,然后看着马龙,“要像这样。”

马龙的表情还是懵懵的,张继科“啧”了一声,狠狠吸了口烟,堵住马龙的嘴。

辛辣的薄荷味儿钻进喉管鼻腔,每个细胞都在嘶鸣。马龙的咳嗽和呜咽都被张继科堵在唇边,缺氧带来强烈的窒息感,鼻息加重,喘息混乱,酒精的作用让意识前往边境,他看到洪荒侵袭,火星撞击,宇宙爆炸,他俩就像宇宙中漂浮相撞的超光速粒子,撕裂、焚烧、你死我活。

 

“……你不是要教我抽烟吗?”

“附加教学,”张继科挑起一个笑,“不收钱。”

马龙有点混沌了,“你这么熟练,我怎么觉得亏的是我?”

“你没谈过恋爱啊?”

“没……”

“我教你。”


评论 ( 26 )
热度 ( 421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