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明目张胆(一发完)

强迫症犯假装自己一发完(。一共也就一万不到还分章节更我都不好意思了!还是一发完吧!嘎嘎嘎!  @果汉三 

于是从生日快乐变成祝你天天快乐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开心一点啦!!!

这就是个轻松搞笑撒糖向,放飞自我xjb写。

漫画家科*地理老师龙

 

#

没有人不喜欢马老师。

马老师思维天马行空,讲课旁征博引,他口中山河浩荡,百草丰茂,大漠苍茫,满足学生时代每个拥有穷游梦青年的幻想。就算把教室从普通教室换成阶梯教室,也无法改善节节课人满为患,甚至连台阶上都坐满人的局面。马老师的生命活动在以学校为中心方圆一公里的地方范围内进行,平时除了泡泡图书馆,在宿舍玩手办,看看电影首映以外,没什么特殊的爱好。

这天他在图书馆查课题相关资料,突然有个人蹿到他身边,“师哥,我发现有人喜欢你。”

马龙头也没抬,“哦。”

丁宁翻开她手里那本砖头厚的专业书递到马龙面前,某一页上恰好画着一幅马龙讲课时哈哈哈哈哈哈大笑的样子,线条干净明朗,笑容直抵人心,充满张力。

马龙沉默了两秒,“画的不错,挺特别。”

“你就不好奇是谁吗?”

“不好奇。”

“可是我好奇啊!”

“所以呢?”

丁宁从不知道哪儿掏出一叠借阅卡,“你观察观察,有什么共同点没?”

马龙一目十行,“都是我借过的书。”

“还有呢?”

“还有你快把卡还回去,别给人管理员造成工作负担。”

丁宁努力保持微笑,“你有没有发现,你的名字后面都跟着同一个人的名字。”

借阅卡上马龙的名字后面特坦荡地跟着张继科三个大字。

“你该不会是想说什么寻找藤井树之类的吧……”

“不不不,师哥你误会了。”丁宁一脸严肃,“事实上,我有一个很喜欢的漫画家,叫灰色是不想说。我从大学开始一直追他连载,他几乎从来没有断更过,可是最近半年,他突然断更了,毫无预兆!还说什么已经找到了更有趣的事。尼玛……天坛英雄传说那么大个坑,说不更就不更,千万读者嗷嗷待哺,可他视而不见。到底什么事儿这么有趣啊我一直很好奇,没想到居然是你。”

事情居然没有按剧情发展,这让马龙有些出乎意料,“灰色是不想说就是这个张继科?你怎么知道?”

“画风啊老哥,他的画风我一眼就能认出来,看这线条,看这笔触,绝对是他,错不了!”

 

马龙万万没想到,他就这样被丁宁以奇怪的方式拖进了天坛英雄传说这个大坑。马龙作为一个热血中二手办收集狂,和漫画之间有特殊的情感羁绊。早年间灌篮高手、火影忍者大热的时候,他也是个追番少年,曾经天真地确信查克拉的存在,曾经最想去秋名山飙车,也曾经在校队打篮球,后来年岁越长,漫画看的越少,那段中二岁月于他而言似乎已很遥远。而天坛英雄传说这部漫画,以热血中二的剧情和令人捧腹的桥段,把他的思绪拉回到过去,忍不住在宿舍里发出杠铃般的笑声。

陈玘很震惊,每天怀疑八百遍这孩子是不是失心疯。毕竟马龙以前虽然爱笑,但没那么夸张,现在好了,天天不跟他去食堂,窝在宿舍叫外卖,说是吃饭不能影响看漫画。

奶奶个腿儿。

“龙仔你看啥呢笑这么开心?”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龙仔你早点睡,熬夜眼袋会很大,不好看。”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

于是陈玘养了一只猫。

 

 

马龙杠铃般的笑声终于在某天终止了。他心里有点气,也有点着急,但表面很平静。好好的漫画,千万读者嗷嗷待哺,作者说不更就不更,居然说什么去做更有趣的事儿……接着他灵光一现。如果灰色是不想说真是张继科,他在每本书张继科的画作下面评论催更会不会有用?

于是马龙勤劳地借阅,在每本书中留言催更。

这天他去图书馆,借阅处那个长得挺帅的小伙子忍不住问他,“马老师,最近借书很频繁啊?”

马龙点点头。

“赶课题?”

“昂……不是,”马龙摇摇头,一脸正义,“我迷上一部漫画,叫天坛英雄传说,作者断更半年了……这事儿解释起来有点复杂,总之我能做的也只有这些了。”

长得挺帅的小伙子若有所思地点点头。

马龙的视线定在小伙子身上几秒,憋出一句,“我觉得你有点面熟。”

“我经常去蹭地理课。”

“哈哈哈,难怪,欢迎欢迎。”

他对这小伙子有印象,毕竟长得好看的人天生有能力让人多看几眼,看漫画也是这样,好看的漫画总会让人想多看几遍。马龙这样想的时候,已经完成了天坛英雄传说的三刷。

 

#

皇天不负有心人,天坛英雄传说终于重新恢复更新,而且是日更。作者表示自己这半年来没有停止过画漫画,存稿不少,干脆更个痛快,也让大家看个痛快。更有官方消息宣称,再过一个月这本漫画第22册纸质版就会和读者见面,届时会开签售会,地点在马龙他们学校的新校区。

这让马龙更加确信张继科就是灰色是不想说,他对这个熟悉的陌生人充满了好奇,左等右等盼着签售会的到来。结果签售会前一个星期,马龙被通知开研讨会,时间还和签售会撞了。

他们学校新校区刚建不到一年,他只在刚落成的时候来参加过典礼,对这儿还没对老校区几个快递代收点熟。偏偏新校区大的可怕,从北门走到南门直线距离能耗费一小时,马龙绕了半天愣是没找到报告厅在哪儿。

说出去挺丢面儿,马龙虽然教地理,但他路痴。他就是那种典型的知识储备丰富,实践起来苦手的理论型人才。陈玘不止一次语重心长地教导他,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啊龙仔,你多走走说不定能治好这毛病,马龙却说,我多走走就走不回来了。

马龙正绕着呢,许昕给发消息来了,人快齐了,你在哪儿呢。马龙回,我在一棵树下。许昕无奈,大哥,您能具体点儿吗?马龙回,银杏树,周围全是银杏,特征上来看长了四十年以上。许昕靠了一句,说要不我过来找你。

这时候有个挺帅的小伙子骑着电驴从他面前经过,停在他面前。

马龙发送还没点,抬头看了他一眼,和对方同时愣了一下。

“你是……图书馆的……”

“是。”

“昂,太好了,请问你知道报告厅怎么走吗?”

“知道,上车吧。”

马龙上了后座,随口问道,“你今天怎么也在这儿?”

“培训新招的图书管理员,都是学生兼职,什么也不会,我教他们编目。”

“这样啊……”马龙好一会儿没说话,突然开口,“我本来今天想去签售会,但时间和研讨会撞上了。”

“那本漫画的签售会啊?”

“昂……是啊,可惜去不成。”

“我一会儿没什么事儿,可以帮你去。”

马龙给小伙儿发了好人卡,并用诚恳的语气说道,“一定要告诉他,你有个朋友叫马龙,非常喜欢这部漫画,喜欢到冷落了室友,室友还养了猫。”

挺帅的小伙儿乐了,“一定一定,帮你传达。”

马龙和他你一句我一句地东拉西扯,扯到了报告厅,临下车前对他郑重地说了声谢谢。

马龙把头盔解下,还给小伙儿,临走前突然问道,“敢问少侠尊姓大名?”

小伙子沉默了几秒,“做好事儿不留名,叫我雷锋行不行?”

马龙大笑,“还挺押韵。行,雷锋同志。”

 

许昕骑着单车在银杏树下转了半天,没有找到马龙,还被篮球砸中了。

姚彦一路小跑去捡球,发觉砸中了人,又折向许昕,“您没事儿吧?”

许昕捂着眼睛,五官纠结在一起。

“没事儿,小伤。”

“真对不起……要不我给您留个联系方式,出什么意外您给我来电,包您医药费。”

许昕睁开一只眼看她,“行啊。”

 

 

#

全世界都在问马龙是不是恋爱了。

食堂阿姨这样问,宿舍大伯这样问,陈玘这样问,就连课上学生也这么问。

“马老师春光满面,怕不是恋爱了?”

马龙笑而不语。

这事儿多亏了靠谱的雷锋同志,不仅给他带回了漫画,还要到了to签。那种翻开漫画,扉页上写着“马龙我也喜欢你”的心动感,大概可以算作恋爱吧。

世界上没有什么比两情相悦更让人愉悦,如果一定要说有,那就是追天坛英雄传说,小马老师对此深信不疑。

面对马龙的狂热和痴迷,丁宁很淡定。

“签售会你去了吗?”

“当然去了。”

“感觉怎么样?”

“我很纳闷。”

“纳闷啥?”

“灰色是不想说,他一个漫画家,为什么穿衣服配色那么辣眼睛?荧光绿的衣服配荧光蓝的鞋……他到底有多喜欢蓝色?他毕生审美都用来画漫画了吧?”显然,丁宁的审美受到了极大的冲击,“不过我觉得他应该挺帅的。”

“应该?”

“他戴了副墨镜,还戴了口罩……本来还想一睹真容,哎……可惜了……不过你知道他为什么突然回来更新,和这么久没回来更新的真实原因吗?”

马龙控制不住笑容,“可能知道。”

“他在签售会上说,天坛英雄传说快完结了。”

马龙没想到失恋来得这么快。

 

#

许昕要请马龙吃饭。

准确的说,本来许昕要马龙请他吃饭,毕竟他在研讨会前跑出去找他,不仅没找到,还被篮球砸了眼。可姚姑娘心善,来照顾他,一来二回对了眼。许昕拖家带口地请马龙吃饭,一来谢马龙迷路之恩,二来虐狗。

鸳鸯锅冒着热气,许昕几筷子啪啪地把肉全夹小姚姑娘碗里了。

“照顾你师兄点儿。”

“行呗。”

许昕注意到马龙不怎么说话,心想这老哥该不会受了什么刺激,于是开口问。

“我不想说,说了你也不懂。”

“嘿……行……我不懂我不懂……”

“有没有酒啊?”

“你不是不喝吗?毕业的时候也没见你喝,那看来确实挺悲痛。”许昕扭头叫了一打哈尔滨纯生。

许昕没想到马龙酒量那么差,才一罐就上头,摸出手机看着屏幕,表情阴晴不定的。

“你……还好吧?”

“张继科你丫混蛋……嗝。”马龙拔高音量,操着小奶音黏黏糊糊地骂人,然而他醉得挺厉害,咬字跟咬在棉花糖上似的。

姚彦用手肘顶了顶许昕的胳膊,“你师兄第一次喝吧……这才一罐啊……用不用先把他送回去?”

许昕还没开口,就听“咚”地一声,马龙的脑门儿和桌面来了个亲密接触。许昕连忙起身去扶他。

“……喂?马龙你没事儿吧?喂?”电话还没挂断,姚彦拿起手机,屏幕上显示雷锋,不是张继科,“喂?不好意思啊……马龙酒喝多了,打扰了,先挂了。”

“先别挂,马龙人在哪儿呢?”

不到五分钟,许昕和姚彦就等来了一个风尘仆仆的帅小伙儿。

“我送他吧,宿舍挺近的,你俩要是不放心,留个我电话。”

许昕挺冒火的,把他拉到一边,“你谁啊?我师兄平时挺温和一人,今天居然因为你喝了酒,还特么喝醉了。”

“我是他未来男朋友。”

许昕惊了。

“解释起来有点复杂,以后有机会再说。我先把他送回去吧。”

 

 

雷锋把马龙背回去的路上,就听马龙嘀嘀咕咕的,全是些气话,接着马龙丢出一句炸弹,“我知道,雷锋就是张继科,张继科就是雷锋。”

张继科顿了一下,“什么时候知道的?”

“新校区图……书馆,最近没招学生兼职。能每次都……及时在我借的书之后借书的人,有百分之八十的概……率是图书,嗝,管理员。还有你那个辣眼睛配色的衣服,除了你还有谁啊。”

“看来是我藏的不够好。”

“你怎么不说是我聪明?”

张继科笑了,“对,我们马龙,温文尔雅灵光四射冰雪聪明妩媚动人。”

“你背成语大全呢?”

“我找几个词夸夸你。”

马龙趴在张继科背上沉默了一阵,“我觉得这样挺有意思……”

“怎么有意思?”

“你不知道我知道,我知道你不知道我知道。”马龙这绕口令倒念得挺顺溜,他嘟嘟囔囔的,“不过你干嘛隐姓埋名,直接点也好嘛。”

“你给我示范一个?”

“昂……比如……嗝,最近总是有人问我是不是恋爱了,你要不要坐实一下?”

“这哪叫直接啊,拐了三个弯了都。”

“哎你就说要不要做我男朋友吧!”

“我觉得完全OK!”

 

#

马龙完全不记得喝醉的时候发生了什么,当然也不记得自己有了男朋友。

他早上醒来还有点头疼,嗓子冒烟,到了晚上又生龙活虎地去上课了,让陈玘不禁感叹年轻真好。

这天马龙讲完最后一张PPT,放下手中的地球仪,转身面向同学们:“还有什么疑问吗?”

张继科举起手,马龙看着挺扎眼的,直接忽视了他,“既然大家都没什么问题……”

“老师等一下!”张继科站了起来,全班同学都回头看他,“请问您衣服上的字母是什么意思?”

马龙低头,衣服上赫然一行TiAmo。

马龙心想,张继科这厮八成是故意的,但还是给出了标准答案,“我爱你。”

底下炸开了锅。

马龙举起手做了个向下压的手势,“我不是那意思”,结果起哄声更大了,甚至有女生大喊在一起。

局面控制不住,三十六计走为上,马老师卷起教材溜之大吉,前脚出了教室门,后脚就有人拽住他的手腕。

“我也爱你。”

“……”

“我也爱你!”张继科加大了音量,整个楼道的人都停下来看他,“张继科爱马龙!马龙爱张继科!”

被表白的第二秒,马龙居然在想,走道的灯该修了,以前怎么没发现,张继科这混蛋怎么这么黑。

 

正是教学楼晚高峰期,走道里人来人往的,张继科喊了那么一嗓子之后,所有人的目光都齐刷刷地射向他俩,甚至有人掏出手机录视频。

 

马龙内心波涛汹涌表面波澜不惊,他反手握住张继科的手腕,把他拉到角落,“跟你实话说吧,我不喜欢你这种类型的。”

 

“你喜欢哪种类型的?”

 

“别看我看着挺温和,其实内心挺大男子主义的,我喜欢小鸟依人……靠,张继科你嘎哈呢!”

小鸟依人四个字儿刚从马龙嘴里蹦出来,就见张继科瞬间移动,往马龙身上一挂,脑袋搁在他肩窝磨蹭,“这样够不够小鸟依人啊马老师。”

 

马龙的耳根火烧似得燎,仿佛蒸羊羔儿错加酱油变红烧。他此刻除了想暴打张继科以外,就只想赶紧溜号,于是拖着张继科这个酱油瓶顶着众人目光勇敢地冲出了人群。

 

 

 

出了教学楼以后马龙撒丫子狂奔,然而并没有彻底甩掉张继科。

马龙在一棵树下扶着膝盖大喘气儿,和另一棵树下的张继科四目相对。四下很黑,月色挺美,张继科打破沉默,“你跑啥?”

“我……锻炼身体。”

“你害羞了?”

“滚蛋!”

张继科没有真滚蛋,倒是不说话了。隔了一会儿听见马龙拍小腿的声音,还伴随着嘟嘟囔囔的,“也没个灯咋那么多虫啊靠……”

“被蚊子咬了啊?那走呗?”

马龙没动。

“咋了?”

“我手机没电了。”

“手机没电怎么了?”

“没手电。”

张继科心下了然,马龙不是夜症大概就是怕黑,于是几步走过去握住他的手,“我夜视还不错,咱先出去再说?”

马龙这时候变得挺乖了,不像刚才那么暴力。他手心汗涔涔的,很烫,像个小火炉,张继科一握上心里莫名就踏实了。

 

 

路灯下一对小情侣你侬我侬,马龙一出小树林就抽开了手。

“谢谢,再见。”马龙丢下这句,迅速溜了。

“作为谢礼明天跟我去看电影呗!”张继科在后边儿喊。

“听不见!”

 

#

张继科第二天依然去借阅处上班,捧着本《如何征服英俊少男》看得起劲。说实话他很纳闷,马龙前天还趴他背上黏黏糊糊地说什么“最近总是有人说我谈恋爱了,你要不要坐实一下”,这翻脸怎么比翻书还快?他不就是当众告白么?

“我要借书。”

张继科头也没抬,伸手接过书,飞速操作完递过去,结果对方又递来一本,“那个……能不能给我顺便签个名?”

张继科一看,嘿这不是他的漫画吗。这回他抬头了,对方是个短发高个儿的女孩儿,挺瘦。

“你怎么知道认出我的?”

“嗨,”对方摆摆手,“你和我师哥表白内视频网上传疯了已经,各大高校BBS置顶,社会版头条都登了好吗。当初要不是我发现你偷偷在专业书上画我师哥,说不定你现在还苦逼暗恋呢,哪儿来那么快的进展呀!”

张继科眼睛一亮,“马龙是你师哥?”

姑娘点点头,“我刚念大一的时候他大四,那时候还是我们班班助,一开始他没什么表情,我们都以为他不太好相处,后来才发现他话可多了,导致我们班女生一下课就调戏他,还有跟他表白的。”

“哦?那他怎么说?”

“他说喜欢我的人多了去了。”姑娘的表情突然严肃起来,“可是你看,昨天你挂他身上的时候,他压根儿没想着把你甩开对吧?讲真,要是别人,可能胳膊都被卸了,可是他非但没有甩开你,还安之若素,还小脸通红,这不是有戏,是什么?”

“你说的对,”张继科大笔一挥给签了名。

“……还有个问题,网传天坛英雄传说快完结了,现在网上一片哀嚎……是真的要完结了,还是有别的打算?”

“是要完结,完结以后开个新坑,一定是你喜欢的题材。”

 

 

马龙一大早就被校长刘歪脖找去喝茶。

刘歪脖先是把从昨天到今天为止网传的告白视频多角度多机位地给他看了一遍,再是一本正经地把帖子、新闻都念了一通。还有个标题把他俩都给乐了,“震惊!某知名高校男男深夜告白!只为脱非入欧!”配图上张继科和马龙的肤色对比鲜明。

“其实呢,乱搞男男关系也不是不可以,是哇,毕竟我们学校是一个开放自由包容和谐的高等学府,是哇,但是不要那么张扬,搞得人尽皆知,是哇,学一下我和小辉儿,低调点,是哇……”

马龙咂摸出其中意味,顿时有些迷幻。刘校长口中的小辉儿一定就是J大校长孔令辉了。要知道F大和J大一直是死对头,无论在升学率、竞赛还是素质教育检测结果上都实力相当,底下学生时常竞争叫板。没想到二位校长还有这种不为人知的关系,这要是被披露出去,怕不是要轰动宇宙。

“哎,时间也不早了,回去上课吧,我也就简单批评一下,是哇,这个个人问题以后还是尽量私下解决,是哇,像我和小辉儿那样,有什么事,是哇,私下交流,不要太宣扬,是哇……”

马龙直到走出校长室还以为自己幻听了,他掏出手机想看时间,赫然一条短信提示。

“陪我看电影我就双更。”

“……”

张继科的食指在桌沿有节奏地敲击,没一会儿短信又来了,备注是龙仔,提示框简介明了一个字,“成”。

 

 

#

马龙爱看电影,偏好爆米花大片。学校对面那家电影院他去了无数次,每次都找错路口,这回也是。张继科和他约好A口见,马龙却去了B口,这导致他俩进场的时候放映厅已经熄灯了。

张继科拉着马龙穿过最后一排,跟人说“不好意思,借过”。

最后一排是情侣座,两个人坐得比较远还有些拘谨的多半是刚交往不久,女孩儿坐男孩儿腿上的一般是热恋期,这男孩儿坐女孩儿腿上的……是许昕和姚彦。许昕眼神不好,但姚彦眼神好啊,张继科拉着马龙往这儿走的时候她一眼就认出了,轻声对许昕说,“哎那不你师哥么。”

许昕眯着眼仔细一瞧,乐了,等他师哥到面前的时候忍不住开口,“师哥啊,跟小男朋友出来看电影了啊?感情不错嘛。”

马龙没想到看个电影也能遇到许昕,“看个电影坐女朋友腿上,感情真不错。”

许昕骄傲地扬起下巴,笑得很开心,转头就在姚彦脸上啵了一口,“那当然不错啦。”

前一排有人转过头,“安静点儿。”

张继科挑的这部电影刚上映不久,听名字似乎不太适合情侣来看,叫什么《罗曼蒂克消亡史》。马龙天真地以为这电影只是讲浪漫的消亡,没想到充斥着各种性和暴力的元素。

像他这种搞学术研究的,平时清心寡欲惯了,章子怡被干的第一个片段一出来,马龙就坐不太住了,没想到后面还有尺度更大的戏码。

马龙如坐针毡,脸烧得通红,最后实在没忍住,“我……去上个厕所。”

“诶你等等我也去。”

马龙本想借着上厕所的时机溜号,没想到张继科真跟着他出来了。

“上厕所还要结伴,你高中生啊?”

“我毕业好多年了。”

“……”马龙没讲话。

“龙啊,你脸为什么这么红?不是害羞了吧?”

“害羞个屁。”

“你要是不喜欢这个电影,我们可以看动画片。”

“你他妈当我小孩儿呢!老子88年的,还是你老师!”

“我也88年的啊。没记错的话马老师十月的吧?那你还得叫我声哥,我二月的。”张继科坏笑,“叫声哥听听?”

“哦,那你长得老点儿。叔叔好。”

张继科被反噎了一口,“你这人咋老耍赖呢。”

马龙气笑了,“我耍赖?”

“前两天喝醉了还趴在我背上要我做你男朋友,我都答应了,第二天就翻脸不认人,这不是耍赖是什么?难道你失忆了?”

马龙心平气和,“你有没听过一句话,男人喝醉的时候说的话都不能信。”

“我还听过一句话叫酒后吐真言。”

“……”

“哎这边上还有个私人影院,要不我俩去看美国队长呗,教你失忆的正确姿势。”

“不要!”马龙抬腿就走。

张继科跟在后面追,“龙仔!”

“谁他妈是龙仔!”

“你是冬吧唧吗!你俩台词都一样!”

“放屁!”

 

 

#

马龙忙课题忙了俩星期,昏天黑地的,除了上课基本和外界无交流,陈玘问他外卖吃啥他都不理人。等他从书堆里抽出来,他发现这个世界变了,并想暴打张继科。

因为天坛英雄传说完结了。

因为张继科开了个新坑,叫《黑柴与赤柴的日常》,是类似于甜甜私房猫那种类型的萌系治愈向漫画,日更。这一切听上去没什么问题,日更这个词也令人心动,问题是黑柴的主人是一个经常路痴的大学地理老师,赤柴的主人是一个暗恋地理老师的漫画家,这设定听上去很耳熟有没有?不仅设定耳熟,他妈漫画中的人物跟他俩长得一毛一样啊???而且从第一章开始就发展出不同寻常的情感关系???底下评论甚至指路什么R18同人文???

马龙很气,他不仅气张继科,更气自己居然觉得这个漫画暴风可爱,两个男主人公的日常互动居然很让人心动,甚至想要养条狗。

“师哥我ballball你,你俩谈恋爱吧,这也太他妈甜了,你俩为啥还不谈恋爱?啊?为啥?”

“我快三十了,已经过了可以纯粹地因为爱情而谈恋爱的年纪。”

“所以你喜欢张继科呗。”

“……”马龙没有反驳。

“你喜欢张继科,张继科喜欢你,这不就结了,哪儿来那么多顾虑。哎要不这样,我这儿有几本漫画不错,可以借你参考参考,说不定问题就解决了呢!”

“……什么漫画?”

丁宁嘿嘿一笑,从专业书底下翻出两本探索者的目标,“我的压箱底。”

马龙盯着丁宁看了两秒,轻轻一笑,抽走了她手里的漫画,“没收了。”

“龙哥……马老师!大佬!”丁宁欲哭无泪,马龙走得干脆。

 

 

#

马龙请了两天假回老家,等他回到学校,去图书馆找张继科,却发现张继科告病回家了。

马龙打电话给张继科,那头接通了,声音气若游丝的,“龙啊……”

“生病了?你人在哪儿呢?”

“在家。”

“我过来找你。”

张继科给马龙报了一串地址,马龙提着一个保温桶去敲他的门。

张继科刚把门打开就给了马龙一个巨大的拥抱,劲儿特大,一点儿也不像生病的人。

“你不是生病了吗?咋那么大力气……放手放手,我没法呼吸了。”

张继科倚在门板上,眼睛像星子似的,“我是生病了啊,相思病,你一回来我就全好了。”

“……”

“其实我还有好多毛病,比如肌肤饥渴症,我甚至还迷路。”

“迷路怎么也算病?”

“对你来说是正常,对我来说就是病了。这个世界上所有的路我走第一遍都知道第二遍怎么走,但我也会有迷路的时候,也会有不知道路该怎么走的时候。”

“什么时候?”

“比如怎么去你心里啊?”

“……你还想走第二遍?是不是想分手?”

张继科愣了会儿,听明白了马龙话里的深意,“你的意思是……”

“对啦。”马龙顿了顿,“我把所有可能都想了一遍,也做了决定。我已经跟父母坦白了,你就老老实实在我心里呆着吧,这辈子别想跑。”

张继科捞过马龙在他脸上狠狠亲了一口,“马龙我爱死你了!”

马龙笑着讲,“昂,我知道。”

评论 ( 39 )
热度 ( 638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