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獒】恋爱大过天01

to my球球

01
汗液几乎泡湿球衣,张继科站定,脚边聚起一圈水渍,他抬起胳膊蹭蹭额前的汗,睫毛上的水珠随之掉落。他把衣服向上一卷,随手搁在更衣室的长椅上,转身跨进隔间,碰开花洒。

自招通过以后,张继科比过去更无法无天了。以前上课虽然神出鬼没,但好歹还是会出现在教室的,现在干脆不去了,班主任刘歪脖要找他得挥着教鞭全校通缉。其实要找到张继科也不难,通常也就三个地儿,操场,后山,实验室。张继科刚入学那会儿,学校空降了一个不愿意透露姓名的投资方,投了一个亿搞“三创”计划,大张阔斧地在他们学校搞实验教育,说要培养新时代创新型人才。张继科第一个学期就被列入重点培养对象,而原因居然是他在后山做炸药实验,把后山的空地炸出了一个巨坑。张继科其人虽然不听管教,仿佛一个视校规为无物的顽主,但从某种角度来看,他倒是个好学生。比如全国化学竞赛包揽金奖三年,比如作为校足球队队长带着球队杀遍全市高校,比如偶尔写个诗还自成了流派。刘歪脖说得好,张继科是个大赛型选手,心理素质过硬,别看他平时不怎么爱来上课,来了也一副没睡醒的样子,小考偶尔扑街,大考却从不掉链子。其实那些知识他早就自学完了,题型原理他一旦摸透,看透出题者的意图,就战无不败,因为他自己就是一个很好的出题者,一个古怪的天才。

他的大名和事迹在S市学生圈传播甚远,当然也不乏虚假安利神化妖魔化的成分,说起天坛私立高中,大家都会提起藏獒,说他单打独斗ko隔壁A高一个足球队的人,说他见义勇为面对持刀歹徒肉拳实搏打到对方哭着求饶,这么一个腥风血雨又光环加身的风云人物,难免让人肃然起敬,只敢远观不敢亵玩,也就只有些向往和bad boy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的思春期少女不怕死地往他那儿送情书。每个天才都有些古怪毛病,张继科也不例外,比如老师都觉得这孩子性格至今师哥谜,比如据说他有洁癖,衣服一天换一套绝对不重样,每回打完球都会在体育馆更衣室的隔间冲个澡,而且一冲就挺久,据说这样便于脑前额叶进行更深邃的思考。

张继科第一回见到马龙就挺刺激的。

那天他冲完凉光着身子从隔间跨出来,看见一个男孩儿坐在长椅上安静地穿裤子。光线隔着玻璃透进来,把他整个人都拢进蒙着热雾的光影,后颈的皮肤白得近乎透明,翘腿的时候露出白生生的大腿内侧,有种明目张胆而毫不自知的情欲感。
结果人抬头看见他就笑了,上下打量他一番来了句,“你这爱好挺特殊啊。”
张继科自觉被人误会成hentai,毕竟他啥也没穿,他挺不好意思地挠挠头,“我这不是不知道有人在外边儿么。”
那人依然笑眯眯的,抛下一句“走了。” 

就真走了。

张继科第一次见到马龙挺刺激的,心跳过速的刺激。

他还没来得及问这位同学叫什么名字,哪个班的,以及要不要跟他早恋。


那天张继科破天荒地出现在教学楼,来回游荡两眼乱瞟,结果被班主任刘歪脖逮个正着,揪着他耳朵劈头盖脸一顿臭骂,“小兔崽子,自招过了就无法无天了是哇?你自己算算多少天没来上课?校长投钱立项搞创新是哇,你对得起栽培吗?!老师天天张牙舞爪撕心裂肺地给你们讲课是哇,你对得起教育吗?一群姑娘天天在班门口望穿秋水是哇,你对得起姑娘吗?!”
张继科挣扎,“又不是我让她们在门口杵着的。”
刘歪脖怒喝,“还敢嘴硬!放学去跑一万米!不准偷懒!”
张继科天不怕地不怕,见了歪脖还是挺犯怵,真乖乖去跑了,被边上看戏的围观群众吐槽直把藏獒累成傻狗一条。
那天他回到寝室澡也没洗牙也没刷,整个儿就瘫床上了。

晚上他做了一个略显诡异的梦,梦里他一直在跑,跑到中途他看见马龙在操场边坐着,于是小跑过去,自觉蹲下身,马龙柔软而温热的大腿内侧蹭过他的脖子和脸,似乎只要侧个头就能吻到。张继科用双手握住马龙的脚踝,一只手就能完全包裹。他感受到他凸起的骨骼和伸展的跟腱,那是他欲望的延伸。

跑道的拐角被拆卸扭曲,变成一条长而无尽的路。脚步没停,有风吹过,他嗅到干净好闻的皂香,槐花淡淡的清甜,雨后潮湿的青草味。马龙的欲望抵着他的后颈,耳边传来似有若无的喘息。

他还梦见自己坐在体育部更衣室的长椅上回过头,马龙站在长椅上居高临下地看着他,眼神意味不明。马龙的手伸过来,迈开双腿坐上他的双肩,背脊弯成一个漂亮的弧度,像一张蓄满力的弓弦。马龙的下巴抵着他刺刺的发尖,伸手去够他脖子上的玉佩,然后顺着脖子下滑,滑向衣物遮掩的深处。马龙的手按在他的胸口,那里有他震耳欲聋的心跳声。

 

张继科第二天醒来发现自己梦、遗了,一大清早就去公共浴室哗哗洗内裤,被同一层的方博撞见了。

方博嘿嘿一笑,“老铁,你这挺朝气蓬勃啊。”

“我看你不想再蓬勃了。”

方博被张继科眼神一瞥,乖乖闭了嘴,然而有关“藏獒昨天晚上梦、遗了!”的消息迅速传遍整个食堂。

“这有什么的,正常生理现象啊,你们女孩儿听见这种消息为啥那——么兴奋啊!”路人A表示不解。

“你不知道,给藏獒写情书告白的姑娘全A市能凑一个团,几辆大巴一拉可以直接上横店去演迷妹版我的团长我的团。但是你看他接受过吗?没有。倒是据说有几个暧昧对象,但也都是大众xjb八卦的,真实性不可测。坊间传闻,这藏獒不是不举就是给,但你看这现在,不是青春洋溢朝气蓬勃的么。”路人B科普。

“话是这么说,但万一他要是给呢?”路人A继续问。

“你见过这么钢铁直男的给么,荧光绿的T恤荧光蓝的鞋,配色永远辣眼睛。张继科要喜欢男人,我直播吃翔!”

路人B听了陷入沉默。

 

张继科踏进食堂,丝毫没有注意到同学们八卦的目光,因为他一眼就被马龙吸引了全部注意。马龙正坐在食堂门口的桌子边一个人吃饭。

张继科光速打完饭,在马龙对面大大方方地坐下了。

马龙抬头看看他,又低头看他餐盘,“胃口不错。”

“我还能吃更多。”语气有点儿骄傲。

马龙笑道,“长身体的年纪,应该的。”

张继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马龙尬聊,终于交换了姓名。

“你哪个班的?感觉以前没见过你。国际班新转来的?打算去哪个国家啊?”

“下星期去德国。”

“下星期就走啊?你会说德语吗?”

“会一点儿。”

食堂人越来越少,铃声一响,鸟兽散尽,就剩下张继科和马龙坐在那儿干瞪眼。

张继科问,“你不去上课?”

“我不用。”

“没想到你这样的也不去上课。”

马龙觉得有趣,“我哪样?”

“可爱!”

“……”马龙起身就走。

张继科喊,“诶同学你这餐盘怎么也不收一下……”说完把马龙的餐盘和自己的餐盘一块儿收拾了,飞奔出食堂,跟上马龙的脚步。

“你老跟着我干啥?”

“我……逛逛学校。”张继科讪笑。

马龙轻笑,瞥了张继科一眼,好像早就看穿了他的所有小心思。

 

操场上空荡荡的,附近的篮球场倒是挺热闹。

这个时间点基本都在上一二节主课,来这儿打篮球的基本是些逃课的学生,本校的,别校的,场面一度十分混乱。

“你故意的吧?直接往人后脑勺投球?想茬架是吧?我奉陪。”张继科臭着脸,他和马龙本来打算随便逛逛就走,结果转个身的功夫,人那球就直接往马龙脑袋上呼,典型自杀式碰瓷。

“嘿,你大爷我就是故意的,怎么着吧,我爱打谁打谁,轮得到你教育么。”那人是个生面孔,人高马大的,颇有些初生牛犊不怕藏獒的嚣张劲儿。

十八岁的张继科个头蹿得快,宽肩窄腰,一身横练的筋骨,肌肉精壮而不至虬结,像一头蛰伏的野狼,靠近他就是靠近危险。

张继科嘴角挑起一个笑,“成啊大爷,那我陪您练练。我一个对你们一群,够意思吧。你们要输了跪下道歉,从他胯下爬过去,叫爸爸。”

“口气不小啊小子,那你要输了跪下道歉,从我们所有人胯下钻过去,挨个儿叫爸爸。”

张继科露出一个蔑视众生的笑,“行。”

“加我一个。”一直在旁边不动声色的马龙开口了。

“哎哟,你行么,细皮嫩肉的,你打过篮球么,看你这样子,初中生吧?跑这儿来干嘛,去去去,这是我们男人的战场,跟你这小男孩儿没什么关系!”

“打不打?”

马龙明明在笑,却有种让人不寒而栗的冷厉感,对方的气焰明显弱了三分,“打……就打!”

 

张继科马龙协同作战,分主内外线。

马龙走位灵巧变化,截住对方手中球,瞄准防守漏洞把球直传给张继科。张继科运球,避开左右夹攻,几步来到篮下,迅速起跳,一个扣篮。

地面热流蒸浮,阳光猛烈刺目,烤灼着年轻而躁动的心。

比赛临近尾声,双方纠缠难分。

张继科运球直杀内线,冲破对方双层防线,侧身闪避上步扣篮,再拿两分。此时场上他俩略占优势,对方自乱阵脚,变换阵型,一窝蜂地围堵张继科,严防死守。鼻尖从汗液滑落,心跳如鼓噪,张继科瞅准时机转身一个假动作,出手霹雳迅猛,篮球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

阳光照拂,马龙站在三分线外,一脸人畜无害,忽而猛得跃起,伸手拦球,瞄准篮筐,一个后仰跳投,直接命中。

“操他妈的……”

小个儿的裁判战战兢兢地吹哨,比赛结束。

张继科冲着马龙一个飞扑,搂着他肩膀开怀大笑,“真棒!!!”

马龙在日光里笑得灿烂,他俩响亮地击了个掌。

手下败将虽然混,但行走江湖讲的无非三个字,勇义信,于是带着一众弟兄垂着头走到马龙和张继科面前,就要下跪。

“别价。”马龙制止了他们的行为,“跪就不必了。”

对方抬头看看张继科,张继科笑得可开心了,“马龙说不用那就不用。”
“抬头,”对方一行人乖乖抬起头,马龙抱着手臂,露出一个略微轻佻的笑,“记住,你败给的是马龙。”

 

 

张继科去贩售机买饮料的空档,马龙从兜里掏出了手机,未接来电短信消息邮件塞爆收件箱。

马龙摁了回拨,对面几乎秒接通,“诶哟我的祖宗啊您可算接电话了,德国那边接洽好了,下周的schedule发您邮箱了,哦对,您要的换洗西装我都带来了,周末的机票也订好了,下午两点回北京,您看还有什么需求?”

“全部取消。”

Tony愣了三秒,“啥?”

“全部取消,我要给自己放年假,到高考结束为止。”

“您……找到私生子了?”

“我发现你的想象能力很丰富,不如辞了工作去写小说?”Tony立马三声不不不,马龙开口,“我发现这儿比我想象的有趣,所以想留下来。我不想暴露身份,穿校服就行,反正我长得年轻哈哈哈哈哈……要不然你给我带点儿运动服也行,现成买都行。”

“那公司的事儿……”

马龙看见张继科从远处小跑过来,于是压低了声音,“远程联系,其他交给许昕,我先挂了。”

Tony话还没说完电话就被掐了,他在车里仰天长啸,出租车司机猛然一惊,表示年轻人你有什么烦心事讲来让我开心一下啊,Tony更绝望了。

 

 

张继科从远处跑到马龙身边,弯下腰,用刚买冰可乐轻碰马龙的脸。

马龙伸手接过,拉开易拉环,“谢谢啊。”

“不谢啊。”张继科顺手把他毛巾递给马龙,马龙接过,擦了把汗。他脑袋里全是刚才马龙站在阳光底下一脸人畜无害暴击对手的画面,不禁肃然起敬,转身在离马龙两个身位的地方坐下了。

马龙突然开口,“坐那么远干嘛呀?”

“可以坐近点么?”

马龙貌似心不在焉地应声,张继科往他那儿靠近挪了挪,好久没说话,马龙一转头,就见张继科把下巴搁在后臂上,歪头看他,眼神柔软目光闪烁。

马龙垂眼看他,又把视线移开,他讲,“其实还可以更近一点。”

张继科口干舌燥,两眼乱瞟,耳朵尖火烧似的,“你这样……小心,小心我亲你啊。”

马龙轻笑,“你试试啊。”

 

 

 

PS

你们hin想看的校霸科*霸总龙 十岁年龄差 中二傻甜向十岁年龄差当十八岁的中二小奶狗遇上二十八岁依旧中二的龙总

主年下 可能有互攻 下章没有。
emmm去年十月第一次见老张 他反戴着棒球帽 穿着紧身t恤 浑身4汗 当时的第一印象就是 我靠这不是校霸么!!后来去了一次龙仔活动  总裁得不行 似有若无看人一眼直接腿软下跪想叫霸霸 所以对他俩的印象不知道怎么就变成校霸和总裁了!嘎嘎嘎!

评论 ( 30 )
热度 ( 307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