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落日飞车(中下)(补发)

这篇被吞了 近两个月一直收到姑娘私信和评论说求这篇的下 现在重新放一放。 

看自己去年十月份写的东西多少有点羞耻所以我xjb修改了一下让它不至于那——么羞耻。老夫老夫腻腻歪歪的 大噶随便看看不要当真啊(。还有写的时候还不知道老张也tm怕坐过山车,气死了……算了他跑的火车也不少,我就当他跑火车了(。

【上在这里】

6.

张继科戴一副黑墨镜,穿一件D&G黑衬衫,配一条深色牛仔裤,蚕丝顺滑贴着肌腹,勾出腰线。他靠在游乐场售票处的石柱子边,嘴里叼着一颗烟。

“一身儿黑……晚上我该找不着你了。”马龙走到他身边站定,手里握着两张票。他见马龙来了,便把烟掐了。

“你不用找着我,我能找到你就行。”张继科笑了,一口白牙晃眼,他把头凑到马龙耳边,“再说,晚上……”

马龙弓起手臂向他肚子来了一肘,抬脚就走,完全不顾原地嗷嗷叫唤的张继科。张继科捂着肚子没皮没脸地贴上马龙,右手勾着他的肩,马龙知道,下一个动作就是靠在他肩膀上,果不其然。

“那么大岁数也没个正形,张继科同志你就不能好好走路吗?”

“不能,多老都那么走。”

“那我可架不动你。”

“那我架你呗,把你翻过来架,侧过身架,举起来架,架起来操。”

“你三句话不离操是吧……”

“我三句话不离你。”

“……滚蛋。”

张继科没滚蛋,反而抬起头在马龙脸上亲了一下。

“光天化日朗朗乾坤,当那么多小孩儿的面,你好意思吗……”马龙嘴上说着张继科,面上却笑了。

“怎么不好意思?”张继科又飞快地抬头亲了一下他,然后把头搁回他肩窝,状似老道地给马龙支招,“下次再要我闭嘴,就该直接亲我,那我就真闭嘴了。”

马龙歪过头结结实实给了他一个吻,“能闭嘴了么?”

 

这天是个再普通不过的周一,队里的两个教练公然翘班。游乐场大部分都是孩子,带着孩子的老师,要不然就是带着孩子的奶奶辈儿,还有学校来这儿春游来了,一群小孩儿戴着统一的小黄帽,在摩天轮前排队。

“咱们去坐那个呗……”张继科伸手一指,马龙顺着他手指的方向看,身体瞬间僵直。过山车,马龙最怕过山车,小时候第一次坐过山车也是和张继科,下来之后整个一精神恍惚,面色惨白,像从鬼门关走过一遭。

张继科显然是故意的,他不能输。

“成啊,坐就坐。”

上了座位马龙就后悔了。世界上怎么会有人发明这种东西呢?做人不好吗?为什么要被拧成大麻花在天上甩来甩去的?为什么要坐在火车头呢?我是谁我在哪?现在下去还来得及吗?

来不及了。

马龙还在紧张,过山车就开了。一小段平缓期之后直上十米,又迅速下落,整辆车尖叫连连,真拧成了一条麻花在空中翻滚前进。马龙硬气,咬着牙没叫,右手握着张继科的左臂,指甲深深掐进去,旁边的张继科像是被点了笑穴,边喊边叫边笑,乐得不行。

身体在空中有一瞬间腾空,大脑一片空白,马龙手没攥紧,松开了。张继科准确地抓住了马龙的手,马龙的手背很凉,手心汗湿一片,张继科的手掌很热,掌心的温度直传到心底。

“张继科——爱——马龙——马龙——爱——张继——科”张继科喊得特大声,这话随着耳畔呼啸而过的风消散在了隐秘的隧道中。

“你——神经——病啊——”

马龙下车时双腿有些发软,两腿走不了直线,任张继科牵着他的手。张继科领着他走到出口的柜台附近,柜台边一屏幕上放着摄像头实拍众生表情展,张继科一看就乐了,“你这表情好像给我口、水喝。”

“你一天不开黄腔是不是不行?”

柜台前的营业员小姐显然没有听懂他俩的对话,而是开口道,“两位先生如果喜欢,三十块一张,马上洗出来,可以带回家收藏六年,请问需要吗?”

“要。”“不要……”

营业员面露难色。

“你不要为难人家小姑娘,人家游乐场做生意多不容易啊,就当贡献点营业额。再说了,乒乓世界坑我们的表情包还不够多吗!”

马龙不忍心再看,“……你买吧,我先出去了。”

张继科拿了照片走出去,第一眼却没看到马龙,抬头在人群中寻找。

马龙被一大束气球挡住身体,他手里握着气球,弯下腰递给一个正在哇哇哭的小女孩儿。张继科迈开腿走过去,“怎么啦?”

“这小孩儿想要气球……”马龙揉了揉小女孩的脑袋。

“谢谢,谢谢哥哥!”小女孩儿抽抽噎噎的,领队的老师从队首走过来,一脸抱歉地带走了她。

“哥哥再见,叔叔再见!”小女孩儿红着眼和他们道别。

“操……”张继科不爽了,“我长得有那么苍老吗?”

“你长得的确和苍老师有三分之二的相似。”

“牛逼啊马龙,”张继科气笑了,“一会儿就用实际行动告诉你什么叫老当益壮。”

马龙装作听不懂的样子走到另一个项目那边排队去了。

张继科快步跟上马龙,没皮没脸,黏黏糊糊。

还和当年一样。

7.

科隆集团近来有些传言,有的说“皇上”跑去维加斯隐婚了,有的说“皇上”跑到巴厘岛度蜜月了,有的说臧总妻子难产他全程陪同现在还在ICU……众口一词,难辨真假。

李秘书早就知道臧总恋爱了,也知道臧总就是张继科。

臧总不爱让人进他的办公室,她是唯一对外接洽人。臧总办公桌右手边常年摆着一相框,照片看年代像是2000年左右拍的,微微泛黄,边沿有个缺口。画面中心少年时期的臧总哥俩好地搭着另一个少年,臧总笑得特别腼腆,旁边那小少年笑得特别灿烂,眼睛眯成一道月牙,露出一口小白牙。

她总是见他出神地望着那张照片,眼神不同于对外界的冷峻和淡漠,充满了一种无法形容的眷恋。臧总不说,她也知道,那大概就是爱情了吧。

有一回她进办公室,照例把文件放在臧总的桌面上。

“你相信世上有龙吗?”张继科坐在总裁椅里,椅背背转,对着落地窗,忽然开口。

李秘书一愣,张总总爱问些无厘头的问题,今天又是唱得哪出?

“不相信,”她很理性,“龙是一种图腾象征,早期社会生产力低下,缺乏科学常识的百姓畏惧自然,这是龙图腾产生的原因之一。”

“这世上有龙,”张继科的这一句间隔了很久,“见过龙的人也见识了无敌。但龙是会飞的,凡人抓不住。”

李秘书没懂臧总这番话想表达什么,回去之后琢磨了半天,什么龙啊飞啊的,莫非臧总想要造飞机?

她不知道。

臧总的很多行为都让人无法理解难以琢磨,但如果把一切归因于照片里的小男孩,似乎就有了合理的解释。比如,他借着方经理的名头暗地里联合各方势力推动《同性婚姻法》的落实,比如他总爱穿一双蓝色球鞋,比如他时而狂喜时而缄默,比如他很喜欢龙,红木桌案底是乘云舒展的龙纹雕刻,脖枕是一只小白龙。她时常想,如果龙真的存在,臧总一定也会养一只。

 

那天夜里某专注八卦的微博账号突然发了一张照片,照片上马龙靠在旋转木马边的路灯上吃甜筒,张继科在一边笑着看。这条微博刚发出来就上了热搜,陈年老粉纷纷爆转狂欢,直呼只要活着什么事儿都他妈能见到!

张继科重回山东了,只是新闻一直被压着没报道,但实在架不住小道消息不胫而走。

马龙和张继科一回去就直奔谈赞助的地儿,对方公司接洽人见到张继科倒是不怎么惊讶,然而等车开到俱乐部门口,刚一下车他们就迎来了媒体的狂轰乱炸。

“请问张继科,隐姓埋名那么多年,是为了什么呢?”“请问张继科马龙二位的关系究竟是否如外界传闻那样不正当?”“请问科隆集团的幕后操纵人员是不是您?”“请问科隆集团取名为科隆是否有科龙大战之意?”“请问科隆集团暗中助力同性婚姻法的推动是否和二位有关?”

马龙被媒体你一句我一句搞得脑壳儿疼,张继科也一直没说话,他俩一前一后走到电梯口,张继科突然开口,“行了,别吵了,”场面顿时安静了下来,“我就想和他在一起,答案就这么简单。”

张继科拉着马龙进了电梯,把媒体挡在电梯门外。

8.

【突如其来的外链】

 

9.

第二天娱乐版体育版头条被他俩霸占,“惊爆!张继科强势回归,竟是科隆集团幕后创始人”“张继科马龙坐实恋情,结婚指日可待”……

而马龙和张继科一点儿也不避嫌,训练开会准时到,特坦荡,反倒搞得别人不好意思了。

别人小心翼翼地问起来,他俩倒是不避讳地牵着手,张继科还挺嘚瑟地亮出戒指,“是真的,全是真的。”

张妈妈一通电话,张继科和马龙去了趟青岛。

他俩推开门进去就看见妈妈跟着电视唱歌,张传铭在边上给她打拍子。

“来来来,小龙,坐妈妈边上来。”张妈妈俨然已经把马龙当作第二个儿子,对他的态度比对消失十年重新回来的张继科还热情。

马龙在长辈面前总是非常听话的,乖顺地坐过去,笑得特可爱,“阿姨您唱得真好听,像百灵鸟似的。”

“哎哟这小嘴真甜!”张妈妈忍不住夸,“俩儿子终于都齐了。”

“妈,你怎么净跟马龙说话,都不理我。”张继科在一边站了很久,终于开口了。

“理你干什么?这么久不来看我们,谁想理你啊?”

“哎哎,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张传铭到底是疼儿子的,“来,坐这儿。”

张继科哥俩好地坐过去。这下,四个人坐在一张沙发上,倒真像是一家四口。

“接下来几天想吃什么想玩儿什么尽管跟阿姨说,你俩睡一张床要是睡不惯呢,就让继科打地铺。”马龙笑得特别开心,看看张妈妈,再看看继科,一双眼滴溜溜地转。

“妈,我是您亲生的吗?”

“你要不是我亲生的你可活不到现在。”

张继科欲哭无泪,马龙在一边乐得不行。

“来,饿了吧,做了一大桌菜,走,上桌。”

张妈妈在饭桌上语出惊人,“我可看新闻了。”

张继科和马龙同时被噎到。

“你俩准备啥时候结婚啊?”

张继科狂咳不止,“你俩喝假酒了?”

“别瞎贫,”张妈妈正色道,“我这前两天还和你爸去了趟鞍山见亲家公亲家母,才知道人马龙早就跟父母摊牌了,倒是你藏着掖着也不讲讲,虽然你那点心思我们做父母的怎么可能不知道。”

马龙淡定地夹菜。

“活到这个岁数只希望儿女幸福,你和马龙这些年不容易,爸妈都理解。可能一开始接受挺难,但十年过去了,有什么不能接受的呀。你们就好好过日子,争取再拿几块儿金牌。”

10

这两天新闻报道层出不穷,媒体无孔不入,马龙和张继科的确是有点儿烦了,许昕说这好办,你俩暂时出国躲一躲呗。

于是张继科问马龙想去哪儿,

“布拉格。”

“布拉格?”张继科突然唱歌,“我就站在布拉格黄昏的广场?”

“在许愿池投下了希望~”马龙接。

两个人对视一眼笑成一团。

“成,去呗”

 

落地正是上午,布拉格的天蓝得透彻,不掺一丝杂质。

地接早早地在外候机,把他俩带上车,前往老城区的Ambassador酒店,带着他们办理入住,把他们送进房间,说有事儿打他电话或者发微信,他就在四楼,接着就把空间留给了二人。

“先睡会儿吧,睡醒了再出去玩。”马龙向来浅眠,飞机上轰鸣声很大,就算戴了耳塞降噪也没用,张继科看马龙面色惨白,估计他是没睡好。

马龙点点头,似乎有点懵,他把衣服脱了爬上床,几乎是沾了枕头就睡,呼吸很浅但能听得到声音,看样子是真累了。

张继科爱洗澡,一路上十多个小时都没洗澡,他快受不了了,于是蹿进浴室。等他出来的时候,看到马龙喜欢侧着身子躺着,蜷成一只虾米,就像婴儿在子宫里的样子。据说有这种睡姿的人,通常不太有安全感。

张继科替马龙拉上窗帘,掀开被角滑进去,从背后抱住马龙,胳膊搭在他的腰窝上。

后背传来熟悉的温度,马龙感受到了,于是转过身,把头埋在张继科胸口。

张继科听着马龙安稳的呼吸,也渐渐入睡了。

很多年以后也是一样,只要听着彼此的呼吸,甚至不需要梦境。

醒来已近黄昏,马龙他把窗帘拉开,站在窗口朝外看,说了句,“正好是黄昏。”

“正好可以许愿。”张继科走过去给马龙一个背后抱,把脑袋搁在他的肩上,“马龙先生,你有什么愿望啊?”

“我的愿望就是你的愿望都实现呗。”

“那我现在的愿望是你亲我一下。”

马龙斜晲了张继科一眼,飞快在他脸上啄了一口,挣开他跑路了,“走啦,去广场看看。”

地接小哥很负责地把他俩带到了广场,默默上边上一家咖啡馆坐着去了。

在布拉格,出门就是做梦,风掠过尖塔和屋宇,落日等候归客身影。人们的生活从不紧迫,广场上有人在脚边放一桶泡泡水,用巨大的八彩棒在空中划过一道弧线,泡泡分裂成无数个,轻盈飘忽而不易捕捉,光线穿过薄膜,反射出彩色的光,周围的孩子拍手叫好。据说从他们那里,每个孩子都可以拥有一个心愿。

马龙站在广场中央,忽然有些丧气。

“怎么嘞?”

马龙眨眨眼,吸吸鼻子,听上去特别委屈,“布拉格的广场,是没有许愿池的。”

马龙的左手无名指指尖触到冰凉的金属质地,他抬起手,一枚铂金戒指牢牢地套在他的无名指上。

马龙回头看张继科,他在夕阳里笑。

他说,马龙先生,你的愿望我都能实现。

一行鸽子从头顶掠过。

11.

2027年3月,《同性婚姻法》得到落实,部分省市/直辖市率先实行法案。法案宣布实行当天,上海市民政局一对已过花甲的同性老人相互搀扶着前往民政局登记注册结婚,其中一位老人说,“我俩的感情其实不需要这个,但是如果哪天我发生了意外,他起码还有其他的保障。”法案颁布经历了长时间的缓冲期,最终落实的时间早已公布,给了一些有心人准备婚礼的时间。当天,第一场同志婚礼就举行了,“领证”成了他们婚礼环节的一部分。两个年轻的新郎手牵手捧着礼花走进民政局办理结婚登记,当他们走出民政局后,在门前拥吻的画面让全国震惊。

张继科和马龙的婚礼也很快就办了,婚礼当天挺热闹。

周到按下快门,眉眼笑弯了,“继科你站直点儿。”

张继科歪着脑袋,把头靠在马龙的颈窝,挽着马龙的胳膊,黏黏糊糊的。

边上的男宾女眷都在憋笑,斜眼看着他俩。

张继科不情愿地站直。

“我数3,2,1,大家跟我喊,黄瓜!”

“3,2,1!”

“黄瓜!”

合照上所有人都咧着嘴,笑得特别开。

今天是马龙和张继科大喜的日子,到场的全是熟人。

许昕和姚彦生了一个可爱的女儿,小姑娘满场跑,见了气球就想戳破,特皮。

“爸爸,为什么今天没有新娘子?”

“这个解释起来太费劲儿了,结婚不一定要有新娘子。”

“爸爸,为什么他们不穿婚纱?”

“因为婚纱太麻烦,结婚绝对不要穿婚纱,什么摔着磕着绊着,还得有人给你提溜裙子,哎哟卧槽……”

姚彦推了许昕一下,“你跟你女儿都在说些啥呢……”

小姑娘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她今天才知道原来结婚也可以不穿婚纱。爸爸妈妈卧室墙壁上挂着一幅镶了边的结婚照,那上面穿着婚纱的爸爸特别好看。许昕和姚彦结婚的时候,破天荒的是许昕穿婚纱。姚彦穿着西装,特别英气飒朗,许昕一身婚纱长裙,走起路来别扭极了。婚纱对许昕来说绝对是个噩梦。

场上都是熟人,而且都是乒乓球界的,方博突发奇想,忽然问许昕,“今晚结婚是不是得交换球拍?”

“换你丫球拍,”许昕笑得直拍方博大腿,“亏你想得出来。”

“这有什么不对吗?”方博模仿婚礼司仪的口气说,“二位新人从相识相遇到相知,都是因为乒乓球,交换球拍怎么了?你不能瞧不起交换球拍!”

许昕和方博继续吵吵,陈玘今天倒是意外地安静,他手里抱着泰哥,旁边坐着她夫人,他安静地挠着猫,也不太说话,总有种“嫁出去的儿子,泼出去的水”的心情。

灯灭了,婚礼进行曲响起。

马龙和张继科都穿着一身笔挺的黑西装,风采不减当年。

和常规婚礼不同的是,他们是一起走上舞台的。

从前他们肩并肩走过许多舞台,有奥运会的,有世乒赛的,有世锦赛的,有综艺节目的,如今他们共同踏上这儿,依然是问心无愧,光明磊落。

刘国梁做了近二十年的证婚人,这是他所见证的最不寻常的一次婚礼。

他曾经说,越是到了年头长的时候,左右一看,能和你比肩,将你击败,激起你斗志的人并不多,拥有这样的人可能是一种幸福。

而张继科和马龙,他们彼此拥有。

刘国梁内心淌过一丝不知名的情绪,他缓缓地开口,说下那个最寻常的问句,“张继科,马龙,你们是否愿意结成伴侣,从今晚后,无论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都爱对方、尊重对方、保护对方,直到死亡将你们分离?”

“我愿意。”

 

我给你一个从未有过信仰的人的忠诚。

评论 ( 15 )
热度 ( 203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