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盾冬】Welcome Back(一发完)

【1】

麦芽香混着果味儿弥散在空气里,喧杂的人声与碰杯的脆响撞在一起,隐约能听见内室欢快的琴声。


Steve有些晃神地站着,头顶悬挂的吊灯灯光暖黄,印花墙纸上零散地贴着一些海报,关于战争和胜利,关于从前的他自己。


这里的一切一下子把他拉回七十年前。


他是怎么来的?


时间拨回一天前, The Avengers组团来到意大利,美其名曰“庆祝胜利的旅行”,事实上就是一群人没有任务闲得蛋疼,想找点儿乐子。


时间再拨到两小时前,Natasha和猎鹰在舞会上打了个无聊的赌,谁输了谁就得在今晚解决“Steve处了97年的疑难杂症”。


Steve感到很无趣,就提前逃出舞会,在街头闲逛。于是,迷路,询问路人无果,开过的的士满员,十二点的钟声响起,一辆古董标致开过来,车上的醉鬼们热情地招呼他喝一杯,他上了车。


“嘿,队长,签个名吧,就在我胳膊上。我女儿做梦都想嫁给您。”说话的女人掐着一根烟,吐息之间让人一时分不清真实与幻境。


“大英雄,真他妈干得漂亮!偷偷告诉你,正在开车的家伙曾经嘲笑您还是滚回马戏团比较合适,而现在……”坐在Steve身边的男人一脸调侃地冲他笑。


“哈哈,那都是玩笑,玩笑,您可别介意……”正在开车的家伙方向盘差点转偏。


Steve沉静的目光在车厢内扫视,短暂的沉默后,他终于发问:“现在...是1943年?”


“难道是1843年?”Steve身边的男人调笑道。


“……现在是43年。”Steve喃喃地说。


现在是43年,他在一个不靠谱的夜晚上了一辆不靠谱的车,然后现在是43年。43年,他做梦都想回到这一年。Steve闭上双眼,深吸一口气……或许命运要将他置身一场隔世的梦。


Steve切断回忆,回过神,带他来的醉鬼们一见到酒,早溜得没影儿了。他凭着记忆往里走,不出意料地,咆哮突击队成员正围成一桌拼酒。一切和他所猜测的一样,他回到了这一年,回到了救出战俘之后的某个时刻……而不同的是,他知道接下来会发生的所有事。


即使再重来一次,他还是会毫不犹豫地以国为先,他选择捍卫,但他要捍卫的不只是国家,还有爱人的生死。


Steve靠近咆哮突击队,七十年前预备的说辞脱口而出。


达姆弹把酒杯一放,“让我们把话说清楚...”


“我们好不容易逃了出来,你现在想要我们回去?”杰克福瑞接话。是的,Steve知道这一切很残忍,但在战争面前,他们别无选择。


“...对,没错。”所以他这样说。


“听起来很过瘾”


“我加入。”


”我们也是。”


“我会一直战斗,不过你得答应我一件事。”达姆弹一饮而尽,把杯一放,“埋单!”


Steve接过杯子,这些老伙计啊……还真是令人怀念。
面目会模糊,衣衫会破损,老相片会褪色,记忆会说谎。但即便穿过七十年的光阴回到此时此地,他也依然愿意和他们共饮,为他们埋单,一起经历枪林弹雨,一起面对生死无常。是的,和他们一起,和这些老伙计,还有他的Bucky一起。


他的情绪有些失控,以至于当他走向Bucky的时候,腿腹肌肉不自觉抽搐。Bucky蓝色的眼睛在暖黄灯光的映照下变成了一种饱满而充盈的颜色,他正看着他,他正对他笑,和他上一次站在他身后为他鼓掌时如出一辙。Bucky的嘴角划成一个温暖的弧度,双眼半眯着,纤密的睫毛自然垂着,用俏皮地语调对他说:“看吧,早和你说过,他们都是白痴。”Steve扯起一个生硬的笑容,试图掩盖他的紧张、焦灼甚至心如刀绞。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他的Bucky一直是这样的Bucky。


“那你呢?你愿意追随美国队长赴汤蹈火吗?”Steve的声调有些颤抖。


“……才不要。那个从布鲁克林来的小个子,他太笨,被人打从来不知道跑……我要跟着他。”Bucky侧脸的皮肤光滑而干净,额前几缕刘海不听话地下垂,他说话的时候,睫毛随着音节的起伏微微颤动,似乎能掩住眼里很深的情绪。Steve的目光直直地望向Bucky,他不知道眼神早已出卖了一切。他只知道,此时此刻,他正坐在他眼前。他童年的玩伴,他的巴恩斯中士,他一生的挚友,他的Bucky,那么完整地坐在他眼前。


那么完整。


“……但你要保留那套制服对吗?”Bucky发问,Steve收回视线的同时也收起了情绪。


“你知道吗,我越来越习惯它了。”他用对Bucky用力地笑。


习惯它,习惯穿着它上战场,习惯了凌驾于这套制服之上的责任和使命。


习惯了与你分别。



小酒馆里的琴声依旧欢乐,咆哮突击队的伙伴们正举杯痛饮,和着琴声的伴奏,毫不知情地唱着:“Remember the best friends must part must part……Adieu Adieu,kind of friends adieu …… ”


重新回到这个时刻,Steve才觉得,这歌词真应景。


Carter穿过众人的注视走向队长,一身红裙,一头熟悉的波浪卷,身姿挺拔昂扬,不亚于任何一位男性军官。


“队长。”她叫道。


“卡特探员。”他回应,轻柔而不失礼节。


Bucky扯起一个意味不明的笑容,叫了声“女士”。


“霍华德有一些装备要给你,明天早上见。”


“听起来不错。”Bucky的目光瞥向队长,和队长看过来的视线撞在一起。


“看来你的精锐小队正在为任务做准备。”Carter说。


“你不喜欢音乐?”Bucky终于忍不住插嘴。


“事实上,我喜欢。战争结束后,我还可能跳舞呢。”Carter的眼神一动不动粘在队长身上。


“那我们还在等什么?”Bucky的笑容依旧意味不明。


“合适的舞伴。”Carter说完,Steve忽然低头笑了起来。


“八点整,队长。”Carter提醒道。


“是,女士。我会准时到。”


“我变成隐形人了,我变成了过去的你……简直是噩梦一场”Bucky自嘲道。


“别这么沮丧,”Steve的笑意简直要溢出来了,他拍了拍Bucky的肩,顺势凑在他的耳边,一派轻松地对他说,“和我跳舞吧。”


“啊?”Bucky错愕。


“我,Steve Rogers,邀请你,Bucky Barnes,跳一支舞。”Steve迅速站好,一只手背在身后,一只手伸向Bucky,做了一个邀请的姿势。


Bucky环顾四周,确定并没有人看向这里,于是将手叠放在Steve的掌心。


其实他早就想这么做了,像现在这样,握紧他的手。冲出重围的时候,凯旋而归的时候,掌声响起的时候,他坠落的时候……以及再次相遇的时候。


肖邦的圆舞曲适时地响起。小酒馆里灯光昏暗,恋人们成双成对,自顾陶醉,纵情舞蹈。没有人注意到角落里,两个穿着军装的男人也在做同样的事。


Steve的另一只手扶着Bucky的腰窝,Bucky的视线像是定住了,紧紧的盯着Steve的下巴尖。


“嘿,舞场老手巴恩斯。”Steve轻声细语地说,“你在紧张什么?”


“我第一次……”Bucky的视线依旧一动不动。


Steve发出爽朗的轻笑,“不会是最后一次。”


我希望不会。


“我可不信,现在好像倒过来了。想找队长您跳舞的姑娘可以排满整条街呢,以后怎么会轮得到我。再说……”


“合适的舞伴。”Steve打断Bucky,“你是最合适的。”


“……你在说什么呢?”


“给我一个拥抱好吗。”Steve定定地注视着Bucky的眼睛,看不出情绪。


Bucky奇怪地瞥了他一眼,“有什么不可以?”于是他抽出一只手,圈住了Steve的脖子,向下一带,但没舍得用力,“臭小子。”


Steve扶在Bucky腰间的手上移,稳稳地落在Bucky的后背上。


“别走……再久一点。”Steve脱口而出。


“……你今天真的很奇怪,美国队长。”Bucky把头搁在Steve的颈窝里,笑容很深。Steve闭上眼睛,鼻间满是Bucky独特的发香。淡淡的、清爽的,和小时候他被人追着打,Bucky把他护在身后时闻到的一模一样。他不自觉地更紧地握住了Bucky的手,在灯照不到的地方,他俩十指交扣。


多希望这一刻永远不要结束。



【2】
Steve的眼神缓缓聚焦在天花板古朴的大吊灯上。


“哟,Steve,昨天晚上去了哪儿,今天竟然没晨跑。”猎鹰靠在Steve房间的门板上,一脸八卦地调侃他。


意识极近恢复的临界,他猛地坐直身体,“Bucky呢?”
猎鹰一脸“WTF”,“……我终于明白,为什么九十七年了你还是个老处男。起床吧,他不在这儿。 ”


“可是我昨天见到他了。”


“也许你需要看看大夫?”


Steve沉默,Bucky的触感是那么真实,真实到虚幻。拥抱时依然喜欢亲昵地磨蹭他的小碎毛,双手紧紧箍着他的腰,就好像害怕他消失一样。


Steve从未消失,只是埋藏。Bucky也从未消失,只是一遍又一遍地丢失自己。


谁都没有消失,只是分别太过漫长。漫长到军牌上的刻印已然磨平,漫长到单纯岁月化成年轮的弧度。


那天晚上Steve抛开了原本的出行计划,来到昨晚的钟楼下。他顺着昨天的方向往前走。然而没有酒馆,没有熟悉的路灯,没有醉酒的三两男女。什么都没有。

他多想再见一眼那时候的Bucky。他要告诉他,不要为他挡掉枪子,不要为他承受攻击,不要因为他而离开他。他还要告诉他很多很多。


十二点的钟声再次敲响,响彻整个佛罗伦萨。


绕过转角,眼前的景象和昨天重叠。


是的,就是这扇门。熟悉的雕花和质感。他无比确信。


推开门的一瞬间,他愣在了原地。


面前并未出现昨日的小酒馆。17岁的Bucky正蹲在麦田里,一脸无措地抬头看他,眼神如同受惊的驯鹿。


“嘿?”Bucky歪头。


“Bucky……”


“你知道我的名字?可是我不知道你是谁。”Bucky跳起来,拍了拍身上的尘土。他饶有兴致地上下打量他,目光渐渐柔和。


“虽然不知道你是谁,但是……你很像我最喜欢的人。你就像增高放大版的他!哈哈,真该让你们俩认识一下!”


“他?”


“对,他叫Steve Rogers,是我想用一生保护的人。”Bucky毫不避讳的直白令他羞愧。


“为什么告诉我这个?”


“因为……你们好像。”Bucky无奈地笑了,“我想告诉他很久啦,可是我没有信心。告诉一个和他相像的陌生人,似乎能有些安慰?别问我为什么,我也不知道。就像喜欢他,也没有什么道理。”


“从什么时候想说这些的?”Steve心脏狂跳。没有什么比Bucky的告白来得更具冲击,除了死亡。


“什么时候……让我想想。他第一次对我笑的时候,他后来很多次对我笑的时候。他第一次被人欺负的时候,发现他把报纸当鞋垫的时候,我告诉他我喜欢多拉丽丝,他一天没理我的时候……有好多好多时候,都想告诉他。不过,这是个秘密。”Bucky朝他笑,那样的笑容他已经很久很久没有见到了。他的笑容里没有沉重和痛苦,不沾染任何污秽,不承载任何秘密,和装在胸前口袋那张泛黄相片里的笑容一模一样。


他的Bucky,就应该是这样的,独属于他的,永恒的少年。


Steve多想告诉Bucky,他也一样。只是很多话还未出口,就消散在了风里。


正如这个夜晚太短,很快第二天到了。一切又返回现实。


留在记忆里的只有倒伏的麦浪,和金色麦田里他永恒的少年。


而这些他抓不住。


Steve想知道有什么方法能够一直留在那些时候。于是这天晚上,他又重演了之前步骤。


十二点的钟声第三次响起。Steve轻车熟路地拐过街角,再次推开门。


这一次,风雪呼啸而至,来自遥远记忆中的寒冷攫住了他的躯体和灵魂。


“Hey,Steve。磨蹭些什么呢?”


“这可不像你的作风...” 咆哮突击队队员们纷纷吐槽。
Steve缓了缓神,原来自己回到了那一年的雪山。


那一年风很大,雪很大,所有呼喊和咆哮都消散于空谷,找不回只言片语,甚至找不到你的骸骨。


他拖着沉重的步调走到Bucky身边,和他并肩,勉强撑起一个微笑。


“还记得在Cyclone我逼你玩旋风飞车吗?”Bucky笑。
“记得,我吐了。”他望着Bucky,Bucky的头发一丝不苟地梳整,没有了往日的不修边幅。


“这不会是报复吧?”


“怎么可能。”


我对你唯一的报复,就是整整七十年的错肩。


“准备上了,兄弟们!”达姆弹大喊。


Steve抓紧吊柄,他顺着绳子极速滑向列车。Bucky紧跟在他身后。


凛冽的寒风吹刮着他的脸颊,和他快要爆炸的心脏。

他希望这一次,他能紧紧抓住Bucky的手。


战斗紧张。机枪扫射声与发动机运转声交织在一起,混合成一种奇异的节奏。


上膛、扫射,敌人倒下。防守、进攻,盾牌回归。


他们在并肩作战,他们依然是战场上最默契的搭档。
激烈的厮杀告一段落。Steve没有放松戒备,不动声色地目视前方。他知道,接下来眼前的位置,将会有敌人冲出来。然而不如他所料,这一次埋兵猝不及防地从Bucky的身后杀了出来,上来就是一枪。


七十年前的噩梦重演,愈吹愈烈的风和机体前行的加速度,令机舱门摇摇欲坠,Bucky的身体也摇摇欲坠。


Steve知道,这样的距离和速度,他根本无法抓住Bucky的手。七十年前的梦魇无法逃脱。


他知道等到第二天,这一切都会复原。现实里的Captain America选择了国家,而此刻的Steve Rogers,想要自私一点。


“别怕,Bucky。”Steve纵身一跃,抱住了Bucky。
机舱门承受不了两个人的重量和他们一起坠落……
他听见耳畔喧嚷的风,触摸到Bucky真切的心跳。
原来七十年前,Bucky坠落的时候,是这样的感觉。
自私地做一回Steve Rogers,没什么不好。


Steve挣扎地从梦境中醒来,Nata在一边翻了个精致的白眼,“谢天谢地你终于醒了。你睡了17个小时,Cap。”


“……我想要延长假期。”


Nata挑眉,“虽然一反往常,但看来旅行奏效,准假。”


Steve于是开启了长达数日的佛罗伦萨游。他去到藏品令人瞠目的博物馆,走过稀奇古怪的市集,经过精致而奢侈的艺术品店,路过关于“十二点奇迹”钟楼,越过行人稀少的长桥。


那天小雨淅沥,他没有撑伞,漫无目的地在闲逛。他在桥沿的某一处停下,注视着水面的眼睛比水更深沉。直到他察觉头顶遮盖的巨伞,猛地回过头。


Bucky的双眼近在咫尺。


“嘿,我猜你需要它。”他的眼里饱含笑意。


Steve望着Bucky,言语功能间歇性丧失。


很久,才接了一句,
“欢迎回来。”


————————————

看完首映完全睡不着(手动再见 
说无法呼吸真的一点也不夸张(失声痛哭.gif 


我穿过风雪去营救你 拥抱你。从始至终地相信你 信仰你。这个世界上没有什么事比你的死亡来得更糟。


我爱盾冬一辈子!!!!
填个过去未完的脑坑 
依然写文废...欢迎各种指正鞭打!!
脑洞来自伍迪艾伦《午夜巴黎》




评论 ( 13 )
热度 ( 137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