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不万能的喜剧(毫无人性一把刀)

马龙结婚张继科做伴郎 双向暗恋回忆杀 丧就一个字

张继科夺过马龙手里的酒杯,微微一晃,一饮而尽。

“继科儿……”马龙细软的声音从耳边拂过,张继科转头看他,痞痞地笑,“伴郎嘛,职责所在。”

今天是马龙大喜的日子,宴厅里人声嘈嘈,觥筹交错,鼓吹喧阗,好不热闹。

张继科太熟悉马龙的酒量了,知道他差不多快醉了,于是替他挡酒。他不怎么能喝,却硬是喝出一种千杯不醉的架势,一杯接着一杯,全是一口闷。在座很多不相熟的人都叫好,说张继科果真是藏獒,喝酒也血性。但只有张继科知道自己的心里是什么滋味。

马龙结婚了,有了妻子,过不了多久,也许就会生一对像他一样乖巧的孩子,等孩子长大了,就会叫张继科干爹。如花美眷伉俪情深,子孙满堂承欢膝下,一切都顺着轨迹而行,没有任何偏差,那样的幸福是应该属于马龙的,而他只需要旁观他的幸福就好。

张继科放下酒杯,跟着马龙和新娘转身向下一桌,这时许昕拉着周雨蹦上了台,举起手里的话筒,“今天是我们龙队大喜的日子,哥儿几个不辱使命,决定献丑一曲,希望大家笑纳。下面请欣赏我与乒乓球界当之无愧的金曲歌王周雨一起带来的《一次就好》,掌声!!”

 

台下观众掌声一片,钢琴伴着弦乐声起,许昕握着话筒,深情款款地开口,眼神定在某个方向,不用猜也知道那是姚彦的位置。姚彦和许昕是两年前结的婚,婚礼不出意料地盛大奢华,那种昭告天下我们结婚了的架势,一看就是许昕的手笔,和马龙结婚的低调温馨形成鲜明对比。许昕唱完一段,周雨颤颤巍巍地开口,好好的一首情歌,愣是被他唱成了大悲咒的风格,惹得台下观众一阵哄笑。

 

“一次就好,我带你去看天荒地老,在阳光灿烂的日子里开怀大笑,在自由自在的空气里吵吵闹闹……”到了合唱的部分,底下的观众更是笑得不行,这两个人一个深情款款,一个摧枯拉朽,这样的组合搭配简直让耳朵一边流产一边怀孕。

 

张继科也笑了,他的思绪顺着歌词回到了很多年前,回到了那些阳光灿烂的日子。

 

那天他也像今天一样穿着西装,但打不好领带,马龙于是凑过来帮他。马龙的手指缠在领带间的样子特别好看,他身上淡淡的奶香和果味儿也特别好闻。阳光透过窗照进来,在马龙的背后洒下金灿灿的光,他在逆光里抬头,朝他笑,那样子特别好看。

其实到现在他也不会系领带,他在潜意识里总觉得,除了乒乓球以外的事,只要马龙会,他不会也不要紧,反正有马龙在,一定不会有问题。于是上午接新娘的时候,方博一见他就笑,“你这是系领带还是系红领巾啊?”

张继科挠头,表示自己并不会系。

“不会系用领结啊……”马龙上前一步,站到他跟前,把结解了,抽出领带,重新绕在他的脖子上。张继科的鼻尖萦着一股须后水的木质清香,他轻微而缓慢地吸进鼻腔,胸口微微起伏,那种刨去稚气、属于成熟男人的味道让心脏一阵阵地犯抽。

马龙的手从过去到现在,依然白白净净,缠在领带间的样子还是那么好看,只是味道变了。

他散发着不属于少年的味道,也不再是属于他的少年。不,他从来就没有属于过他,不管是少年还是现在。张继科在心里把马龙那时候的样子描摹了一遍又一遍,有线条干净的简笔画,也有水墨华彩,装订成册,锁紧抽屉,却不过是自欺。

那时候,那时候,那时候。张继科觉得自己是真的老了,总是回忆过去,他自嘲地笑笑,用醉醺醺的语调对着宾客说,“来来来,今天不醉不归啊!”

不醉不归,这话分明是说给自己的。

上一回喝得这么醉,还是在里约结束之后,刘指导带着他们几个主力去喝酒。月凉如水,五个人凑在一起吹完了一箱啤的,还未尽兴,半生的话怎么也说不完。张继科不怎么喝酒,这导致他自己也没测算过酒量。那天他半醉半醒,马龙正就着啤酒啃鸡爪和刘指唠嗑,他假装醉了,闭上眼,大半个人都挂在马龙的右手臂上,带点酒味的湿热吐息全喷在马龙颈窝。

“痒……”马龙笑着缩肩,伸出油爪去推张继科,张继科嘟囔着嘴,可劲儿地黏着马龙,就是不肯分开。马龙很无奈,“继科儿,困了躺我腿上。”

张继科鼾声渐起,像是没听见,脑袋却顺着马龙的肩膀、胸和腰缓缓下滑,落在大腿上,稳稳地。然后他变换姿势,找到最合适的位置,像是真的入睡了。马龙总觉得自己养了一条巨型犬,只要他愿意摸摸张继科的柔软的毛发,他的尾巴就会嘚瑟地摇摆。

“你啊,退不退都行,退了就去做教练,带带新队员,是哇,没退就继续打,没准儿四年后再拿一次世界冠军,是哇。”

“我同意,小胖可不一定同意,”许昕用手肘顶了顶樊振东。

“我不同意没用,还得看成绩。”樊振东喝了酒,红着脸傻乐。

“……继科儿是真打算退了吧。”马龙忽然开口。

“那还得问他,看他自己。”

“其实我也没想好,暂时应该不退,就是有点可惜……”就是有点可惜,也许再也没有机会和继科儿一起站上领奖台了。

那句就是有点可惜,像针一样刺进张继科的心。为国而战四个字依然能让他热血沸腾,但他再也不能保证胜利,而国家队输不起。就像“最好的兄弟”是他们之间最稳妥的关系形式,那是一辈子的事,张继科输不起,他怂了。他是亡命徒,却不是莽夫,早把一切想得明白。马龙的人生应该光明而敞亮,不被任何肮脏与刺痛打扰,可他给不了。两个大男人,能指望什么结果呢?

他早就做了决定。在闭幕式前的那天晚上他窝在被我里打开微博,删删改改写了很长的一段诗,最后留下几句:

明天

你有你的 我有我的 方向

但我们都记得

曾经交会时的光芒

用来送给马龙,多恰当。

张继科闭着眼,仰着脖子一饮而尽,眼睛接触到光,光把人影揉在一起,晕成奇异的光圈。

“继科儿——”“张继科!”“继科!”

他听到好多人在叫他,声音从四面八方灌进耳朵,听得不很真切。

张继科感到身体变得轻盈像要飞升,他模模糊糊地想起,今天新郎新娘交换戒指前,刘指导问马龙,“你是否愿意无论是顺境或逆境,富裕或贫穷,健康或疾病,快乐或忧愁,你都将毫无保留地爱她,对她忠诚直到永远?”马龙笑着,没有立马答应,他的眼神越过人群,最后像是落到了他身上,他说“我愿意。”

一定是错觉。


评论 ( 47 )
热度 ( 194 )
  1. -Recall99老芒 转载了此文字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