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凛冬已至01

时间大约是07年,补档,明天或者后天继续。


一入冬,天总蓝得特别澄明透亮。

似乎只需要一场雪,就能把所有烟霾扫净。

张继科窝在宿舍床上,暖气开得很足,让人昏昏欲睡,不想动弹。

“继科儿,收拾收拾,明天去冬训。”马龙皱着眉,脆生生地喊他。

“真……不想动啊。”

“年轻人要有活力,老这么瘫着可不行。”

“年轻人要学会劳逸结合,老这么忙活也不行。”

“就你歪理多。”

藏獒没有,废狗一条,张继科软趴趴地瘫着,脑子里却想,狗为什么不能像蛇那样冬眠呢?隔壁屋的许昕忽然打了个喷嚏。

马龙无奈地笑了,单手支着脑袋靠在床单上,眨巴眨巴眼,“行,你睡吧,一会儿别忘了起来理东西。”

马龙继续低头理东西,张继科却忽然飞奔下床在他脸上猛亲了一口。

耳廓忽然变红,直蔓延到脖子,“你干嘛?”

“亲你啊。”张继科迅速躺回床上,侧趴着看他,眼睛亮亮的。张继科这话说得理直气壮,毫不避讳,马龙这么一问反倒显得他小气了。

“没羞没燥的。”马龙低声咕哝,嘴角的笑意却怎么也压不住。

“又不是没亲过,你害羞什么?”

“……谁说我害羞了?”马龙梗着脖子。

“我说的。”

“你说什么就是什么?”

“嗯。”张继科郑重其事地点点头。

“……你还睡不睡了。”马龙强行转移话题。

“你什么时候上来陪我?”

“……下辈子吧!”

那天晚上他俩当然还是一起睡的。好好一间寝室,明明有两张床,两个人非要挤一块儿。张继科说这叫人工取暖,马龙白他一眼,明明是借机揩油。张继科表示你这么说我就必须要干点什么了。马龙说,滚蛋。但到底还是没有拒绝张继科的靠近。

张继科的“没骨头”是不分时节的,只分对象。

他和马龙提溜完行李,就又黏在马龙背后,亮橙和果绿的羽绒服配色撞在一起实在辣眼,陈玘在一边嚷嚷,“你俩就不能分开一秒?”

“不能!”张继科回答地很坚定。

“则小贼脾气很大。”邱贻可严肃地指出。

“没有您大!”张继科回应,揽着马龙上了车。

“嘿!则小贼……”邱贻可好气。

路途遥遥,二队新来那个周雨特别给劲儿,唱了一路的流行金曲,尤其是那首童话,听得许昕想提刀砍人,“雨哥,我开始慌了,我是不是又做错了什么。”

“厉害啊大昕,歌词都记住了。”周雨夸他,然后话锋一转,“你慌什么?做错什么了?还是你想跟我一起唱?”

“……没有,完全没有。您唱了那么多遍,我想不记住都难。”

“那正好,一起唱啊!”

那边周雨还在和许昕你来我往,非要许昕和他一起唱歌。

这边张继科歪斜着脑袋靠在马龙的肩上睡得很香,魔音穿耳到了他俩这儿完全无效。

其实马龙向来浅眠,照说车上那么颠簸他该睡不着的,但他睡着了。一来昨天晚上折腾到太晚,二来张继科的气息靠得很近,能让他安心入眠。

好多年后也是这样,只要两个人靠在一起,长夜似乎也能无梦。

军训宿舍四人一间,马龙和张继科分开住,但吃饭总还是在一起。马龙坐那儿喝汤呢,张继科就端着餐盘靠过去,笑得特别没皮没脸,总把“想你了”“睡得好吗”“军大衣太冷了,多穿点”挂在嘴边,搞得马龙每回吃饭都脸红。

今年刘国梁特意为难这帮孩子,除了基本训练,诸如练正步,走方阵以外,还特加了一个秘密训练。他一开始还卖关子,到后来自己憋不住了,“野外生存训练。”

“野外生存训练?”许昕惊了,“大冬天的没法生存,这在外边儿得冻死吧……”

刘国梁双手背在身后,笑眯眯的,“要的就是这个效果。既能锻炼身体,是哇,还能培养队员间的默契。”

训练基地后山上有片林子,刘国梁要求两两组队,两个人分别从林子的不同位置进入,在规定的一天半时间内找到自己的搭档。在途中遇见谁,和谁结伴都无所谓,但出来的时候必须得和自己的搭档一起。

“开玩笑吧……那树林可大了,而且看着深不可测,不带工具根本找不到人吧?”

“我给你们每个人准备了一个野外生存专业军用包。”

大家都收到了一个军绿色的小包,打开之后,里边装着军用水壶、烟雾弹、信号发射器、枪、手电筒、望远镜、火柴盒、少量干粮……还有一把“丛林之王”生存刀。别看这刀小,却是全装备里最实用的,刀长约莫四寸二,刃利,可砍杀,刀背可为锯。尼龙刀鞘里还装有很多其他生存用品,比如指南针、鱼钩和线、打火石、螺丝刀、止血带……

张继科偷偷和许昕换了分组,于是和马龙一组了,他对马龙说咱俩这么默契,保准儿能找到彼此。

但愿吧,马龙看了一眼后山的深林,不抱太乐观的期望。

他们入林是上午九点,刘国梁给了满打满算一天半的时间,也就是说,最迟得在第二天晚上七点之前回到营地。

进去的时候大部分人都信心满满,结果三个多小时过去了,有些人还没遇上同伴,周围的树木又都高大参天,长得还差不多,就有些崩溃。

马龙先是遇到的陈玘。

中午时分,马龙那把生存刀刀鞘底部的折叠叉环,用橡胶带接上两端,做成弹弓,拾了一颗路边的石子,竖起耳朵分辨鸟类扑棱翅膀的声音。北方入冬,候鸟迁徙,但鹞子一类的鸟仍时常出来活动,尤其是中午,阳光正暖,适合飞行。

马龙眼疾手快,啪地一下石子弹出,一只山雀从空中坠落。

“行啊小龙人。”陈玘夸他。

陈玘负责拾木生火,他找了个通风的位置蹲下,倒腾完柴禾,支起木架,用橡皮圈固定。打火石碰啊碰,半天没见反应,陈玘火了,骂了句什么破石头,直接掏出火柴点燃。

山雀虽小,五脏俱全。毛皮被马龙处理得很干净,还被他涂上一层橄榄油,没多久就喷香四溢。

两个人就着这只山雀瓜分完美味就再次上路。

临近傍晚的时候陈玘和马龙找到了王皓。

王皓是陈玘的搭档,陈玘看见他的时候先是兴奋,没想到那么大个林子居然被我找到你了,接着是心疼。

王皓的脚受伤了,崴得厉害,行动基本靠拖。

“这么大人了也不知道照顾好自己!”陈玘开口就骂,接着心一软,“让我看看伤得严不严重?”

“不严重,一点小伤罢了……”王皓摆摆手,“我们既然遇到了,不如就找找回去的路,回了营地有军医治,你说是吧。”

陈玘觉得王皓说得对,架着他的手臂,搂着他的腰准备先回营地。

“小龙人,你保重啊!路上小心。”“马龙再见,注意安全!”

“知道了!”

马龙朝他们挥挥手。

日暮西垂,黑暗沉沉地压下来。

马龙不知道自己该不该继续向前。黑夜中听觉变得格外灵敏,一丁点风吹草动都被无限放大,真的是草木皆兵。

马龙此刻停在原地,内心纠结,如果他继续向前的话,不确定会不会遇到张继科,如果他停下来不动的话……

草丛间传来一阵窸窸窣窣的声音,马龙竖起耳朵,手摸到腰间的配刀,刀将出鞘。

“别紧张。”

马龙听到熟悉的声音,松了口气,“可算找着你了。”

“我现在……”张继科话没说完,就传来“咚”的一声,有什么东西结结实实地落到地面,接着传来一声“我操”。

“继科儿?”

“我掉坑里了……”张继科的声音闷闷的、

“啥?”马龙的第一反应是想笑,张继科这个人未免也太倒霉了一些。接着他才踢脚朝声源的方向走过去。马龙从军用包里摸出手电筒,往底下照。

还好,坑不算太深,情况好一些他说不定可以直接把张继科拉上来。

一分钟后马龙十分后悔他刚才的想法。

张继科劲儿可比他大多了,最后不是他把张继科拉上来,而是张继科把他拽进了坑。

他和张继科滚成一团,张继科的肉体有效地减轻了震荡感。马龙趴在张继科身上,那一瞬间觉得完蛋了,彻底出不去了。

下一秒张继科翻身把他压在身下,眼神深深地望着他。

这么近距离马龙可受不了,他伸手推他,结果他妈并推不动。

“你……起不起来?”

“不起。”

“你重死了……”

“那也不起。”张继科开始耍无赖,“你亲我我就起。”

马龙潦草地在他嘴上啄了一下了事,“行了,起来。”

“马龙啊,”张继科把这个“啊”拖得很长,“我亲了你那么多次,你怎么还是没学会怎么亲人?”

“滚……”

马龙话没说完,就被张继科堵住了嘴。

那天晚上月光不凉,你的军大衣盖住我的,你的体温和呼吸离得过近。

星星不多的夜晚,少年的心滚烫依旧。

TBC.


想把过去和现在结合一下 就快要冬训了 忧郁


评论 ( 15 )
热度 ( 370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