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切尔西旅馆有没有8310(一)

写完摇滚写民谣,老故事要慢慢讲。

 

#

张继科到朱家尖那天,和他的吉他背包一样风尘仆仆。

 

天光尚未透亮,只漏出一线,滩涂深处芦苇倒伏,如同大海向外延伸的经络。东南风裹挟着海腥味儿,掠过礁石与群飞的白鹭,吹向小镇人家。

 

持续这样没有目的的旅行已有两三年,他不对任何城市过分留恋,在一个地方停留的时间通常不超过半个月,他只是像收集蝴蝶标本一样,把每个城市的见闻感受写成词句和旋律。

 

日出后开始回温,风带着些热度,汗液将姑娘的长发拧成绳结。

 

张继科在这附近转悠了一上午,黑T恤早已透湿,口干舌燥,急需补水,于是匆匆走进离他最近的一家小超市,把钱拍在玻璃柜台上,“老板,水,冰水……”

 

老板也不知道在发什么愣,看了张继科好一会儿,直到张继科再喊他,才回过神来,拉开冰柜给他拿。张继科接过水牛饮,长舒一口气,“SUSI!再来一瓶。”

 

超市柜台边搁着一个小音箱,正在放切尔西旅馆有没有8310。张继科这回喝得慢了点,有闲工夫仔细打量起这家超市,和小老板胡侃。


“喜欢民谣啊?我就是玩儿民谣的。”张继科眉梢眼角有些得意,突然压低声音,“偷偷告诉你个秘密,就我这长相,民谣界保三争一。”


“你现在玩儿民谣?”


“看着不像?”


“看着像编鱼谣的。”


张继科反应了一会儿才明白,这小老板是在拐弯抹角地说他像渔夫,长得黑。张继科自觉被挖苦,喝着水四下张望,货架上的物品都挺奇特,有小时候常吃的罐装小瓶无花果,两毛一颗的可乐糖,“长生不老丸”麦丽素,香菇肥牛留香展翅,巴比Q味儿的小浣熊干脆面,辣条家族成员摆了一溜,甚至还有崂山可乐。


“你这儿的商品真特别……有些东西我好多年没见着了。”


老板没说话。


“小时候我最喜欢这个口味儿的小浣熊了……你这儿怎么就只有这一种口味?”


老板还是没说话。


张继科自言自语了一会儿,水也跟着见底了,他突然挺困惑地问老板,“别的超市都喜欢购进新品种,怎么就你这家全是些旧的?”


老板抬眼看他,终于开口,“因为总有人会回来找他。”


张继科觉得这小老板挺有意思,话里带话的,但其中深意无可探究。他笑了笑,跟老板说了声再见,抬脚出了门,没走几步就注意到墙上贴着的招聘海报,“招一长期工看店,时薪10元,时间调控随意性较大……”后面跟着老板的电话号码和他的名字,马龙。


张继科脚底一转又进了店,“老板,听说你这儿招人?”


马龙笑眯眯地抬头,看向张继科,“不招你。”


这话一出可把张继科给噎住了,他心想这小老板还挺有脾气,难怪这海报看上去有些日子了,还没招着人。张继科这人也挺有脾气的,听他这么说,就没再继续呆着,倒是不知道出于什么理由记下了马龙的电话。



#

那天近傍晚,海边正好有个小型弹唱会,到的人不多,但氛围很好。主办方那哥们儿是许昕,和张继科熟得很,见张继科来了要他上台展示一段儿,他抱着吉他弹了一段儿Tommy Emmanuel的Since we met,四指轮拨,无名指顺势一个琶音,拨弦挑弦如蝴蝶起舞,看得台下的姑娘也想跟着他飞。


“小哥,你的指弹技术简直出神入化,太牛了,我也想学!”


“想学容易,肯练就行。”


“有些技术上的事情,还想跟你多探讨探讨,不知道方不方便留个联系方式?”


一上来没两句就问联系方式的姑娘他见得多了,每回他都留许昕的电话,搞得许昕总是愤怒地指控,老子回家又要跪乒乓球了!然而张继科屡教不改。


他刚想报许昕的电话,转念一个坏点子冒了出来,他说你等等啊,接着掏出手机翻到最新添加的联系人,报了马龙的电话。


马龙这天早早地关了超市门,打算去南沙海边吹吹风,正巧赶上弹唱会,就在那块儿多呆了一会儿。他到的时候Since we met已经临近曲尾,好像老故事将至剧末。马龙在人群里站了一会儿,就看到张继科下了台,有姑娘过去搭讪,张继科那叫一个眉笑颜开。


他莫名有些烦躁,转身要走,却听见许昕拿起话筒,“今天各位都玩得挺开心啊,那再来个福利,刚才上台的那位兄弟,唱歌也不错,江湖人称移动点歌机,你们想听啥,只管跟他说。”


张继科笑骂一声“操”,还是没抗住民众的呼唤,上了舞台。


“我只卖艺不卖身啊,大家一个一个来,我数三二一,谁先举手先给谁唱。”


“三,一!”


这么一来大部分人没反应过来,倒是马龙像事先料到他会这么做一样,掐着点儿举了手,特准。张继科不知道为啥自己一眼就在人群中看见了马龙,大概是因为他白得出类拔萃。


张继科的眼神落在马龙身上,“马老板,您想听什么?”


“切尔西旅馆有没有8310。”


“又是这歌?”


“不唱?”


“倒也不是。”张继科顿了顿,话锋一转调侃似地说,“实不相瞒,我一场演出可贵了,马老板是不是应该意思意思?”


马龙歪着头想了会儿,穿过人群走到台前,从口袋里掏出一颗可乐糖递向张继科,“够意思吗?”


张继科笑了,弯下腰接过糖,“有意思。”


张继科走回去,抱着吉他坐下来,开始唱马龙指定的歌,


“……愿此时遇见你

不是未来也不是过去

因为过去我们早已失去

未来太远不着边际

所以我愿此时遇见你

尽管不是我们最美的时候


你从夏天开始昏睡

没做过完整可以诉说的梦

等到冬天你醒过来

我们可以聊聊那些快乐的事情


看着他们记录的我们

可能谁也不先提起爱情……”


张继科唱完这首歌,下意识地抬头去找马龙,但抢着举手的人太多,没找着,也可能马龙已经走了。想到马龙可能已经走了,张继科就觉得有种莫名的失落感。


人群中有个姑娘简直力拔山兮气盖世,刚过一群大老爷们儿,举着巧克力大喊,“小哥,给你巧克力,给我唱个今天你要嫁给我吧!”顿时惹来一片哄笑。不过后来要求唱歌的人,他们给的东西张继科都没收。


散场后三五个小姑娘组团到后台找他要签名,他都给签了。许昕等姑娘们散了才走过去,一脸揶揄,“老张啊,也到了谈婚论嫁的年纪了,都今天你要嫁给我了。”


“老许啊,你这话说得有歧义,小心姚彦让你回家跪乒乓球。”


许昕咳嗽几声,“婚礼的日子定了,就明年元旦。到时候你做伴郎啊。”


“听说伴郎做多了会结不了婚,我觉得我再做一次,就真要四十五岁才结婚了。”


“其实结婚也没啥好的,大多数人都是凑合过,哪儿有那么多真爱让你恰好碰上。”


“这话录下来给姚彦听,别说明年了,明天可能就再也见不到你了。”张继科笑笑,“不过确实是这么回事儿,其实婚姻也就一个形式,关键还是得找着那个能相伴一生的人,可能就是会遇见那么一个人,让你觉得所有的齿轮都卡对了,恰好,就是他。”


“哟哟哟,再说下去又要开始写诗了,行了,早点回去休息吧,旅馆定了吗?要不去我那儿凑合一晚上?”


“早定了,你才是早点回去,赶紧老婆孩子热炕头吧。”


“婚还没结,哪儿来的孩子!”


张继科迅速溜了,往南沙外走,出了沙雕艺术中心大门,就看见在马路对面,貌似在等车的马龙。


“马老板!”张继科冲他喊。


马龙回头,就看见张继科冲他挥手,淡淡地笑了。张继科趁着路上暂时没车,赶紧跑到马龙身边,“我以为你走了。”


“没走,只是不想呆人群里时间太长,”马龙顿了顿,“你唱蔡依林的歌也挺好听的。”


“你喜欢蔡依林?”


“小时候是我女神,后来改听民谣了,也还是很喜欢她。”


“好像那时候大家都喜欢蔡依林周杰伦林俊杰,再加个SHE,you are my superstar。”


马龙又笑了,“你记得这些啊。”


“其实……”张继科犹豫了一会儿还是说了,“我大学那会儿玩极限运动,受过一次伤,有些事记不得了,净记着些细枝末节的事儿。医生说那叫选择性失忆,我挺难受的,因为我好想忘掉了什么重要的事情和重要的人.......我就是想不起来了。”


马龙很长时间都没有说话,张继科自顾说起了受伤之后的事儿,像个没心没肺的孩子,就连对他这样的“陌生人”也能敞开心扉。


车辆偶有往来,马龙在路边静静地听张继科讲了很多,却一直没说话。


“我是不是说得太多了?看你一直不说话。”


“没有,挺好的,有故事的男同学。”马龙忽然转头看他,露出一个释怀的笑容,“明天一早来超市上班吧。”


张继科一愣,“我还以为你是因为我长得太帅才不招我的,现在招我又是因为什么?”


“歌唱得好,以后不用放音乐了,直接给你个喇叭站门外唱就行。”


张继科乐了,“你们超市招人的标准真特别。”


马龙不置可否,抬脚往回走。张继科追着他问,“马老板你不等车了吗?”


马龙摇摇头。


本来就不是等车,是在等你。


张继科脚步轻快,跟在马龙后边儿走,不知怎么又欢快而无虑地哼起歌,“因为过去我们早已失去,未来太远不着边际……”


马龙在心里跟着接了一句,“所以我愿此时遇见你。”


夏天的风比蝉鸣更长,葡萄味儿波子汽水最适合红瓤西瓜。纸飞机叠了又叠一下过去许多年。那颗取不出来的玻璃弹珠,像他不曾脱口的秘密。


TBC.

评论 ( 46 )
热度 ( 237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