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富士山下(一发完)

狂修 不虐

久别重逢的俗套爱情故事



“忘掉你我恩怨

樱花开了几转

东京之旅一早比一世遥远

谁都只得那双手


靠拥抱亦难任你拥有

要拥有必先懂失去怎接受”


#

2020,新宿二丁目。


阵雨过后,地面潮湿,路灯与满街明亮的广告牌在地面投下斑驳光影。


三两行人经过,脚步很静。


马龙提着公文包,握着一罐牛奶,靠着路灯坐下。


牛奶解酒,这是继科儿说的。


他第一回喝酒还是高中毕业那会儿。其实一罐就醉了,却因为心事多喝了几杯。后来有些犯迷糊了,只记得继科儿宽阔温暖的后背,递进手里的热牛奶和责备的语气。


那种语气他已经很久没有听到了。


来日本工作后时常聚餐,酒局免不了,尽管他后来得知牛奶其实不能解酒,只能在一定程度上保护胃黏膜,但依然保留了习惯。


有很多与张继科有关的习惯,他无法舍弃,也不想。


马龙呼出一口气,酒精让他的脑子乱糟糟的一团。他松了松领结,垂下脑袋,月光朗照,半截脖子如玉无瑕,明晃晃地暴露在外。


“马龙?”


马龙一怔,有些错愕地抬头。


张继科穿着一件白T恤,牛仔外套系在腰间,手里握着Leica相机,满脸欣喜地朝他走来。


“马龙……马龙。”怅然又笃定。


“你是真的继科儿吗?”


张继科笑了,语气却是略带责备的严肃,“又喝酒了吧。”


“稍微喝了点儿。”


张继科站到他面前,“走,起来,我送你回家……你家在哪儿?”


“不用……”马龙像一尊石佛。


张继科于是靠着马龙坐了下来。


“没想到居然这么遇见了。”


“……怎么会来东京?”


张继科举起相机,“工作啊,也顺便旅行。有个朋友请我拍片子……”随后他话锋一转,“你这人真是……到日本以后就没声影儿了,对别人这样就算了,对我也这样?”


马龙抿着嘴沉默了一会儿,“你和她怎么样了?”


“谁?哦……她啊……分手好多年了。”


马龙沉默着从西装口袋里掏出一包American Spirit,抽出两根,递给张继科一根,“抽不抽?”


“抽个屁。什么时候开始抽烟的?”


“来这儿之后。”


“我不抽了,你也别抽了。”


“什么时候戒烟的?”


“你走之后。”


“看来我走得挺值。我在的时候催你戒烟那么多回都没成功,一走你倒戒了。”


张继科觉得五味杂陈,开不了口的话堵在胸口。



很多年后再见,他们似乎都活成了对方过去的样子。


马龙的语气他很熟悉,他最擅长不动声色地嘲讽。他还记的很清楚,那时候有女生向他表白,他问马龙,你希望我俩在一起吗?马龙轻笑了一下,你俩挺配啊。张继科当场就掏出手机打电话给那个女生,说他同意。


那天的张继科以为自己是个胜利者,但事实上,马龙根本没有给他与之决胜的资格。多年后再看来当年细事,却只得承认彼时幼稚。


谈情不似打球,少能分出胜负。


那天晚上张继科第一次没送喝醉酒的马龙回家。


他忽然发觉他们之间的距离,并不只是北京到东京而已。


横亘在他们之间巨大而漫长的分别,或许早已把那些陈年旧事变作一纸废书。


#

第二天上班,马龙依然是最早到办公室的。

他工作的公久广告社是个日本人开的,老先生很有些中国情结,时常去中国游玩,甚至在其爱女小的时候,就把她送到辽宁的朋友那儿寄养,因此那小姑娘中文说得很溜,一口标准的东北话。

“龙哥好!”

“早上好。”

“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干巴爹!”

马龙抬头,笑得很温暖,“干巴爹。”

如果说马龙总是第一个到办公室已经成了办公室第一定律,那么石川佳纯总是第二个到办公室可以算作办公室第二定律。


石川佳纯是广告社老板的女儿,马龙研二的时候她刚入学,他俩在一个乒乓球社团认识,石川从那时候起就爱找他切磋球技,也总爱问他关于中国的各种问题,马龙就这样和石川维持着不咸不淡的关系。


午饭过后石川递来一份新企划和广告样品,“这是关于星空糖广告的企划,广告创意和拍摄指导就部分交给你啦,到时候现场拍摄也请多多和摄影师沟通。”


“好的,没问题。”


星空糖,糖如其名,透明的外层中间有一颗星星内核,宛如浓缩具象的宇宙星辰。马龙做广告的这些年,对食品百货都有区别于消费者的了解,这类糖果主要卖的是噱头,吸引年轻群体购买,所以广告创意方面会更偏重故事性,年轻人总是喜欢被浪漫缥缈的故事迷惑,编造梦境是最好的营销手段。


马龙合上企划书,从样品袋里掏出一粒糖圈在指间把玩,心中已有了构想。


#

广告拍摄地点最终定在神奈川的箱根。


马龙和其他人员在塔之泽下车,调度好现场之后,却还是没见到摄影师的身影。


“据说这次来的摄影师是我爸在鄂尔多斯旅行时认识的。”石川佳纯介绍道。


“这人靠不靠谱啊到底?拍摄迟到是大忌,就算不是长期合作伙伴,也……”


“不好意思,我来晚了。”一名青年男子背着相机和脚架包风尘仆仆地走向他们。


马龙听到熟悉的母语和熟悉的声音,有些讶异。


“对这里不太熟悉,石川先生说要找个人带我,但我还是喜欢自己一个人逛逛,”张继科露出充满歉意的笑容,“非常抱歉。”


“没事儿,这旮旯确实挺难找,你能找到挺牛逼啊。”石川一开口张继科就笑了,这姑娘中文说得真溜。


两人亲切地交谈了一番,石川把话题引向拍摄相关,“距离正式开拍还有一段时间,您可以和这位马龙先生,聊一聊详细的拍摄内容,他是广告创意负责人,也负责这一次的拍摄指导。”


一双桃花眼盛满笑意,张继科向马龙伸出手,马龙本能地伸出手和他相握。


“马龙啊,你这个广告创意很乙女啊。”乙女这个词还是张继科来日本以后学会的,翻译成中文,有一层含义是少女。


马龙没接话,翻开手中分镜脚本向他解释,“两组镜头,第一组现在拍,主要拍摄两位演员登山的情形,一个背面的跟镜头特写,一个侧面中景,再来个大全。日落的空镜需要长时间曝光,摄助已经把机位架好了,你去看看合不合适,合适的话这个镜头可以开始拍,时间也差不多了。”


“可以,很专业。”张继科还没见过工作状态的马龙,这对他来说很新鲜。他去摄助那边看了看,调整了一下机位和角度,就又走到马龙身边。


“马龙啊,关于这个广告创意,我想和你讨论分析一下。”


“这没什么可分析的吧其实……”马龙的目光有些躲闪。


“嗯……”张继科抱着手臂,眯起眼,调侃道,“我咋觉得这个创意很眼熟呢?”


“你该看眼科了。”马龙挥挥手,背过身去,“准备工作都差不多了,开拍吧。”


张继科不用看眼科,马龙这个广告创意的确有那么些亲身经历的成分。


广告主要内容是一对恋人去登山,暮色四合,他俩登上山顶。女孩儿望着满天星光,对男孩儿说,“要是山再高一点就好了,就可以摘到天上的星星。”男孩儿望着女孩儿的侧脸,说,“我把它摘给你啊。”男孩儿把手伸向天空的同时让女孩儿闭上眼睛。“看。”男孩儿摊开手,手心里一颗星空糖。星星和糖果都给你,愿望和好梦都成真。


高考结束那个暑假,张继科和马龙去爬贺兰山。山顶的风光很美,谁也不想做先下山的人。那天马龙望着漫天繁星笑得开怀。马龙说,在山顶看星星,感觉能离天空更近。张继科说,我要是超人现在就带你飞到天上去,和你一起摘星星。马龙笑着说,可你不是啊。


张继科没有摘星的本事,但那天他看着马龙如星辰闪烁的眼睛,忽然很希望自己有。



晚上在箱根山顶拍夜戏,两位演员都很敬业,基本一条过。收工时赶上最后一班回程电车,一行人在小田原的旅社落脚,石川做东请大家吃了顿料理。


“张先生,黑玉子是箱根特色,还有这里的刺身很新鲜,牛肉很美味,试试看啊。”


“我不怎么爱吃荤的,马龙多吃点。”


马龙夹筷子的手僵硬了一秒,很快就恢复正常。


石川注意到张继科的说辞,心想,这俩人不仅认识,没准儿关系还不一般。她注意到气氛的微妙,便笑着转移话题,“张先生来东京也不久,这儿有很多值得好好玩的地方,要不要帮你联系旅社?”


“不用了,我就爱瞎逛,不过找个人陪我一起瞎逛倒挺好的。”


“那感情好,我们这儿的人随你挑。”


“马龙不错。”


被点名的人继续埋头苦吃不接话。


“明天陪我去逛逛富士山呗。”张继科对坐他斜角的马龙说。


“富士山没什么好玩的,近看是山远看还是山。”


“龙哥,你带张先生去看看嘛,箱根到那边也不远。照顾一下远道而来的客人呗,你俩都是中国人,肯定有很多共同话题。”


马龙没拒绝,算是答应了。



#

河口湖步道,樱花正盛,花海沉默如迷,游人喧闹,飞雀掠枝。


他俩随着人群漫行,张继科偶尔停住,按下快门。


马龙走了一段发现旁边没人,便回头寻找。


风过无声,偏却惊落一树绯樱。


快门声作响,画面里的马龙神情懵懂,眼神无措如惊鹿,犹似少年时。


张继科放下相机,笑得很嘚瑟,“马龙啊,等等我!”


马龙“切”了一声,转头继续向前,脚步却慢了。


“真漂亮。”


“是挺漂亮的,每年花季都觉得像第一次看。”


“没你漂亮。”


“……滚蛋。”


张继科笑了,“哎,刚才那句再说一遍呗。”


马龙差点就要脱口而出,“滚”字在嘴里囫囵了一圈又咽了回去。



他俩分别站在树的两侧,隔着樱花云雾遥望富士山。


马龙想起什么,突然笑了,张继科问他笑什么。


“有人说喜欢一个人就像喜欢富士山,看得到他,但搬不走他,只能靠你自己走过去,逛过就够了。”


“你突然这么文艺我真不习惯,这话听起来像我的台词。”


“你可拉倒吧……”


张继科若有所思地转头,“如果这个人和你一样在登山呢?”


“什么?”


“如果这个人也喜欢你,你不用去搬他,他会走过来。”


“可能吧。”


“马龙。”


“嗯?”


“你为什么不问问,我是不是也在山上?”


张继科记得他俩的老故事,记得夏夜长风和有点儿土气的校服,记得化在嘴里的奶糖味道,记得他俩一起走过的路,记得马龙睡觉其实爱点一盏灯。就像马龙记得那些泛着陈旧气息的细节,记得大雪纷飞时他俩围着的同一条羊绒围巾,记得手指相撞的触感,记得他俩一道登过的山,记得张继科其实不爱喝酒。


他俩谁都没有下山。



#

张继科的话被马龙巧妙地绕避。


俩人抵达下榻的旅馆,马龙向前台要两间房,前台小姐却说,最近正是旺季,游客比较多,现在只有一间房。


“那这附近还有什么比较不错的旅馆推荐吗?”


“因为旺季的缘故,附近房源都比较稀缺。这位客人,房间是传统日式的,所以睡两个人没问题的。”


于是他俩住了同一间。


下榻的温泉旅馆,庭院设计是典型的日式风格。白沙铺地,静水深流,石墩踞边一支修竹,一池温泉露天而设,墙外一片樱花林,风过时能嗅到似有若无的清香,隔墙遥望便是富士山尖雪。


马龙换上浴袍就离开了房间。


温泉池水温正好,浑身的细胞都放松下来。


张继科跨进来的时候马龙已经泡得晕乎乎。


“真不想听我的回答吗?”


“就算都在山上,也不会是同一座山,我俩遇不到。”


张继科笑了,“马龙啊,有些事需要花时间想明白。我以前以为我赢了,但其实没有,我完全错了。我那时候问你,你希不希望我和她在一起,因为我想听你说不希望。”


“……”


“可能你不相信,”张继科顿了顿,“那时候我只喜欢你。”


马龙觉得呼吸有些困难,“那现在呢?”


“更喜欢你。”


马龙沉默了好一阵儿, 突然爆发,“去你妈的不早……唔……”


温泉水冒着热气,张继科的吻很烫,马龙的脸很热。


在潮湿的欲望里他仿佛嗅到樱花香气,看见大雪纷飞,听见交响如梦。


#

他俩在神奈川短住了三五天,便回到东京都台东。


下了地铁,他俩穿过红黄蓝明亮色彩拼接的街道和拥挤的人潮。


马龙在世界的无限店会馆前停下,说要去买新出的钢铁侠手办。


张继科跟着他逛了一圈,忽然问,“你说你以后要是跟我结婚了,跟我睡,还是跟手办睡?”


马龙露出为难的表情,“手办多硬啊,我抱毛绒公仔……等一下,我什么时候要跟你结婚了?”


“你都这么大人了,还抱着毛绒玩具睡……”


“我这叫保持童心。”


“嗯……龙仔是大孩子了。”


“……滚蛋。”


出了手办店,他俩朝明治大道的方向走,路边早有人站成好几拍,举着相机仰头张望。


一排排橙黄色的皮卡丘从道路另一头摇晃着笨拙的身躯前行。


马龙解释,“早些年在横滨有皮卡丘巡游,去年开始东京也有了。”


“那挺好啊……脸红红的跟你挺像。”


“滚蛋……”


人群掀起一阵欢呼,张继科和马龙仰着脖子望向欢呼声的来源,身穿黑西装的新郎和身着白色曳地婚纱的新娘在一片橙黄的簇拥之下走向他们。


张继科跟着起哄鼓掌,突然牵起马龙的手,涌入新郎新娘身后的人群。


人群保持着日本人特有的秩序,但仍让他俩不可避免地贴近,张继科把右手环在马龙肩上,“龙仔可别走丢了,跟紧我啊。”


这回马龙没叫他滚蛋。


新郎和新娘在众人的欢笑和祝福声中一路前行,身边的人唱着张继科听不懂的异国歌谣,但他却听懂了声调里饱满的幸福感。


这时新娘突然回头,说了句什么,接着捧花在空中划过一道抛物线。


人群涌动,张继科环着马龙的肩往自己的方向靠,伸出另一只手去够那束抛来的捧花。


“准吧,校队可不是白呆的。”张继科笑得很嘚瑟,挥动捧花朝新娘致以谢意,玫瑰在情人草的映衬下馥红如霞。


“切……”马龙嗤笑一声 ,“抢到新娘捧花就是成为下一个新娘的意思,你想嫁人啦?”


“你娶我啊。”


“你可拉到吧……”


张继科松开搂着马龙的手,突然向后退,人群为他让出一方空间。


“那换我娶你呗,”张继科单膝跪地,把捧花递到马龙跟前,“你愿意嫁给我吗?”


“你……你先起来,堵在这儿阻碍人交通。”周围的人在起哄。


“你不答应我就不起来。”


“张继科!”


“马龙!”


马龙脸涨得通红,耳尖充血,“行了行了我答应……”


“我爱你!”张继科立马蹦起来,抱着马龙猛亲了一口。


“……滚蛋!”



东京的阳光从未如此灿烂。



【公久广告社的场合】


临近下班时间,员工们仍端坐在电脑前各司其职。

石川佳纯把一份新的企划递给马龙,马龙伸出左手去接。

石川注意到他左手无名指上的铂金戒指,上面似乎还刻了两个英文字母……嗯……似乎是女子高中生的意思。

石川若有所思地站了会儿,斟酌了一会儿开口问道,“龙哥你……结婚了?”

马龙挠挠头,觉得这件事解释起来有些困难。

这时,门外传来一阵骚动,共事的年轻女孩们低声地说着“kakkoii”,大概是又来了哪个准备去影棚拍摄的年轻小生。

张继科站在门口,朝马龙的方向喊,“马龙,跟我回家!”

石川惊讶地看着马龙,马龙轻笑了一声,“就是你想的那样。”

张继科小声嘀咕了一句“咋还聊呢”,快步走到马龙身边。

两枚男士对戒撞在一起。

“张继科,我请问你,左手牵左手怎么走路?”

“那就不走了?”

“不是要回家吗?”

“这么呆着好像也挺好的。”

“好什么啊,这么多人看着呢……害不害臊……”

“好好看你啊。”

“???看我干嘛???”

张继科理直气壮,“你好看啊。”

“……滚蛋!”



*戒指上的字是JK 

日语里JK是女子高中生的缩写


碎碎念:

其实写的时候没在听富士山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否则怎么可能是甜的可能要虐死了吧(。一直在听再见二丁目和相依为命和命硬 后两首听得比较多其实!!!!。然后,非常感谢腿子了!我爱腿子!

感谢评论里帮我捉虫和提出建议的小伙伴(鞠躬     说起来这个故事有一个片段我很喜欢 就是他俩关于在山上的讨论哈哈哈哈 写文的过程中写到自己满意的段落其实挺难的 很多时候嫌弃自己没有结构文笔辣鸡故事煞笔(燃鹅我不要脸啊所以我一直在写!总之写出自己满意的段落真的挺难的hhh 所以写这篇很开心

本来这个故事想写现实向但纠结了很久还是写了au…… 我实在无法预测未来,只希望他俩的愿望都能实现吧


评论 ( 50 )
热度 ( 746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