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马龙先生今天也受到了惊吓!01

一句话剧情梗概:程序员马龙是个死宅,有一天他掉进了游戏,至此展开了攻略张继科,从而回到现实世界的漫漫长路……


快穿攻略文,全文画风清奇,放飞自我I can fly!设定很迷及OOC,锅都归我……
联文搞事 下一棒@山远淡失巅 

第二章在此 http://hahanicaicaiwo.lofter.com/post/1d7815d8_e6bb53d

第三章在此 http://guizhidaowoshishei.lofter.com/post/1dfd4868_e6f3f94 
第四章在此  http://cunwendi1995.lofter.com/post/1e94255c_e70b9d0

第五章在此 http://adios545.lofter.com/post/1e560533_e773693 
【楔子&可惜我是水瓶座】

#
马龙是个写代码的,做些方便实用的小程序造福民众,以此维持生计,补贴家用,收集手办。柜子里手办越堆越高,年岁也愈长,如今年方二十九,妻儿未有,父母替他干着急,他却仍然一副淡定从容样。四年前父母向他发出直击心灵地拷问,你是要跟手办过还是跟媳妇儿过?马龙想也没想就说手办,从此被拉着四处相亲。后来他实在受不了了,毕竟他是个有理想的新时代青年,除了宅一点以外没毛病,什么情情爱爱的,都他妈放屁。于是他以“创业”为由,从鞍山老家逃到上海,投奔大学同期,许昕。

说是同期其实不甚精准。许昕大三的时候,他大四,许昕开公司的时候,他大六。

大六那年秦教授终于让他过了毕设,许昕闻讯前来,抱着他痛哭流涕,直呼老天开眼,我还担心您要和博子一起毕业!马龙说,滚蛋。

感情深,才知玩笑底线,才好促膝把酒,时常挂念。

马龙说要来,许昕二话没说把他招入麾下,给了个高位,还特许能在家工作,开会来公司就成。像他这样的程序员,最需要的不过一台电脑和一张好床。有活的时候总是没日没夜两眼充血,空下来又闲得蛋疼。

许昕于是拉他打LOL。

一开始马龙还不怎么乐意,玩了一阵儿玩出名堂,现如今已是B站游戏区知名阿婆主夜博蒂古拉斯。其解说的一大特点是逻辑清晰,战术诡谲,总出奇招,让人意想不到。据说他奶声奶气地进行一本正经的解说,有种别致的萌感,打到动情处还老爱“昂~”,直男听了变蚊香,直女听了变老妈,韩红听了要抱抱。

一年前马龙搞起了单机游戏直播,主攻ACT和AVG,近来有姑娘在评论区留言,说Snake公司新出的RPG游戏画风特清奇,叫《如何用虐心金曲剧情实现HE》,跪求男神勇敢战一波!马龙本来对RPG游戏没兴趣,但本公司自己出品的游戏……那还是勉强支持一下吧。Snake公司就是许昕的公司,早两年主攻软件开发,一年前新设游戏开发部,里头尽是些奇人,许昕前两天还跟他抱怨,有个新来的每天睡不醒,哎……马龙意味深长地摇摇头,现在的年轻人,还是要注意身体,别总和右手过日子。

三伏天,长夏未尽,湿热气闷,让人只想呆在空调房里长蘑菇。马龙发现饮水机水没了,于是打送水电话,这档儿顺便下了游戏安装包。

安装包不大,他没等多久就安装成功。打开游戏后屏幕黑了十秒,随后一行字在屏幕中央渐入浮现——

你第一个遇到的人,将是你的攻略对象。

你听到的第一首歌,将和阶段内剧情相关。

马龙鼠标一点——

是否确认游戏开始?
是 否

马龙心想这游戏似乎有些神秘,摸了摸下巴,选择是。

随后画面陷入长达五分钟的黑屏。

“……”

窗外的知了叫个不停,马龙心里有一些生气,也有点着急,不禁暗骂许昕,什么样的游戏都给出品,果然是无商不奸。

这时手机响了。

“喂?请问哪位?”

电话那头气喘吁吁,“送水的,在你家门口了。”

马龙去开门,不是过去的送水师傅,但莫名觉得有些面熟。叫他师傅其实乱了辈分,因为那分明是个年轻的小伙。眉目俊朗,一双桃花眼欲语还休,身材精壮又匀称,那双手臂宛如赫拉克勒斯降世。新鲜的汗液从他额前滑落,隐没于透湿的衣领。

“这位先生,能先让我进去吗?”

马龙轻咳一声,让了道。

那送水小哥干活利索,三两下就给装好了,抱着空桶就要出去。

“哎……你钱不要了?”马龙握着张十块钱,正要递给对方。
送水小哥摆摆手,“就当给你践行了。”随后没了身影。

五分钟后马龙感受到了来自世界的恶意。当他上完厕所,推门而出,一屋子穿着校服的学生目光齐刷刷地望向他。

一定是我开门方式不对。

马龙退出去,开门重新进了一次,却依然被孩子们齐刷刷的目光洗礼。

刘国梁握着粉笔的手一顿,连珠带炮,“马龙同学,上个厕所怎么那么长时间?不知道的以为你掉坑里了,是哇……还有,上个厕所的空档,你还换了身衣服?过两天就高考了,你什么情况啊?”

底下一片哄笑。

刘国梁是他高中时的班主任,去年教师节去看他已经月半了,年轻时却是个翩翩俊公子,现如今见到他,竟有些恍然。

“快回自己位置上去。”

马龙的眼神迅速搜索,发现后排有个空位,猜测那就是他的位置,于是走过去坐下。旁边的人在睡觉,班级经过这个小插曲之后又恢复原样。

马龙一头雾水,但仍冷静下来分析了一下眼前的情形……无非两种可能,一是他在做梦,二是他穿越了。显然,第一种可能性比较大,虽然在厕所里睡着这种事说出去丢人……要验证是不是在做梦有个人人都知道的土方子,马龙于是心生一计,狠掐他同桌大腿一把。

“操!”

那声儿特响亮,以至于所有人都转过头来看,刘国梁问,“你怎么回事儿啊?”

同桌面无表情地转头盯着马龙看了会儿,又转过头去,朝刘国梁摇摇头。

操!马龙心想,这不就是刚才的送水小哥吗?只是好像做了美白去了角质。他努力回想了一下刚才发生的一切,脑内慢慢浮现出打开游戏时屏幕上出现的两行字,“你第一个遇到的人,将是你的攻略对象。”“你听到的第一首歌,将和阶段内剧情相关。”所以……如果他不在梦里,如果他真的掉进了游戏世界……

哎哟卧槽这可咋整啊,这个认识宛如晴天霹雳……他要怎么才能回到现实世界?攻略送水小哥?想他马龙被催婚多年,并没有什么恋爱经验,只在当年追火影的时候不小心看过几部少女漫。不料天道好轮回,他夜博蒂古拉斯也有这一天!

“继科儿,龙,走了走了,吃饭去!”来人笑得一脸灿烂。

“许昕?!你怎么跑这儿来了?”马龙看见许昕的瞬间顿感亲切。

“叫我大名干嘛?没见过帅哥啊?我不跑这儿跑哪儿?你这话问的……我没法儿接啊?”许昕有些莫名。

马龙撇撇嘴,还真是,笑得这么二,除了博子还真只有你了……只是许昕为什么会出现?他在游戏世界的作用又是什么?

马龙兜着一肚子疑问跟他俩去吃饭。

没想到这个游戏还挺人性,唯一不太人性的一点是和他们高中一个德行,窗口贩售都给打好了菜,没啥自由选择菜色的权利,要是遇上不爱吃的菜只能给别人,水果也是随机分配的。然而马龙是幸运的,他望着餐盘里的一块红烧肉莫名有些感动。

“继科儿,你不吃肉对吧,不吃给我。”许昕说着就要从张继科碗里夹肉。张继科却用筷子抵住了许昕的筷子,“少吃点儿吧,你再吃都成贪吃蛇了。”

“成天吃素营养也不均衡,你这么爱吃素的,以后该不会出家吧?”

“哎哎哎……你俩别吵了。”马龙把碗里油亮亮的菠菜夹了一半给张继科,再把张继科碗里的肉夹到自己碗里,分了一半给许昕,“这样就好了嘛。”

许昕觉得哪里不对,但又似乎没毛病,他有些狐疑地看看马龙,再看看张继科,继续低头吃饭。

张继科是最先吃完的,端着盘子走人了。

“他这就走了?”

“对啊,上节目啊……”

“什么节目?”

“心情广播站他值班啊……之前不是说毕业之前到关站为止,他都值班吗?为这事儿还跟老刘闹了一架,老刘说高三生禁止参加社团活动……哎……可继科那脾气你也知道,根本拦不住……”

“那是不是会放歌?”

“会……你怎么从刚才到现在老问些奇怪的问题?”

“没啥你多想了……”马龙心中一阵暗喜,指着许昕餐盘里的小葡萄和自己餐盘里的小西红柿,强行转移话题,“其实我刚一直在想,要是按个头儿算,小西红柿和小葡萄,大概是朋友……”

“您真是奇思妙想……”

马龙出了食堂就听到了歌,恨不得立马高歌一曲少年英雄小哪吒。

“这什么歌儿呀?”

“《可惜我是水瓶座》。”

“广播站现在还能点歌吗?”

“能啊……直接给继科,或者投信箱里就行。”

马龙“哦”了一声,若有所思地点点头,“他是水瓶座吗?”

“当然是啊,如假包换!”


#
难为马龙一个脱离校园生活多年的人又重返高三。

他指着一道解析几何问张继科,还有点儿不好意思,声线轻软,嘟嘟囔囔的,“昂,这题怎么解呀……”

张继科抬眼看马龙,凑过去给耐心讲解,马龙嗅到一股属于少年的干净味道,从他的角度望过去,少年的睫羽就像簌簌飘落的大雪,顷刻间覆盖满园。

“懂了吗?”

“……懂了。”

“加油啊。”

“……你也是。”

张继科冲他笑,转头又埋进题海,写了会儿题,突然铅笔一顿,“哎……你橡皮借我一下?”
马龙在笔袋里翻出橡皮,递给张继科,“喏。”

“谢了啊。”

马龙准备合上笔袋,突然看到一个不符合高中生气质的物件,骰子。他眉头微皱,但没多想,低头继续跟题斗争,却见试题变成了其他文字,“骰子使用说明:投掷的点数代表使用者对应可跳过的时间,以年/月/日/时为计量单位。举例:如投到1,则可随机跳过1年、1月、1日、1时。阶段内最多使用三次。”

卧槽!马龙一阵欣喜,他终于get了道具!果然天无绝人之路!

“一个人乐啥呢,这么开心?”

“啊……”马龙挠挠头,却没掩住笑意,“没啥,没啥。”

“橡皮还你。”

“昂~”马龙笑弯了一双眼,“谢谢呀。”


晚上回到宿舍,等所有人都睡了,马龙跑上顶楼天台用起了心爱的小道具。

轻轻一抛,结果是“1”。

……

再一抛,结果是“6”。

天亮了。

马龙大喜,掏出手机一瞧,日期过去了一天。

……老子不玩了!再投这玩意儿,他就是白龙马!


#
广播站最后一期节目。

“最后一封来件来自一个有点纠结的天秤座。星座书上说,水瓶座和天秤座是绝配。所以,我不觉得你是水瓶座有啥可惜的,反倒觉得幸好你是水瓶座。点首我偶像的歌送给你哈,要是难受别憋着,我请你吃好吃的。”张继科顿了顿,“最后一首歌,周杰伦的《星晴》。”

问:被攻略对象在全校面前念“情书”是一种怎样的体验?

答:羞耻至极!

马龙用数学课本挡在自己面前,耳尖烧得通红。为了攻略成功回到现实世界,他居然连写情书这种事儿都干出来了,虽然没有署名,但他觉得指向已经足够明显。

张继科回来的时候,马龙心情十分复杂,然而张继科面色如常,和马龙没有过多的眼神交流。

马龙以手托腮转头看他,“那个……有件事不知当讲不当讲。”

“什么啊?”

“我其实是天秤座。”

张继科冲他笑,看得马龙有点心动,“哦,那我俩挺配啊。”


马龙本以为进展到这一步,情书也写了,好感值也刷够了,燃鹅剧情并没有走完,他还是停留在游戏世界....

那天晚上,他再次来到宿舍天台,不禁觉得自己宛如戏台上的老生,背后插满了flag。虽然不想再投骰子了, 然而道具只有那么一个,干脆伸头一刀,投完拉倒。

于是他轻轻一抛,又是“1”。

…………

马龙正想骂娘,却忽觉风从耳侧刮过,一时间风云如晦,草木抽芽,蝉鸣破空……等风静云止,他掏出手机一看,第一反应竟是,不用在游戏世界里高考了。

时间恰好过去一个月,按他经验,这天差不多是高考生返校的日子。

他赶忙奔向教室。

穿过疏散的人群,他手扶楼梯一个转身,正好撞见下楼的张继科,少年背着光影,轮廓被光线虚化得毛茸茸。

他松了口气,扶着膝盖直喘。

张继科见到他,却转身就走。


“哎……你别走啊……”

马龙在楼道尽头终于扯住了张继科的衣角。

张继科停住脚步,转身,“我不想听你道别……”

“谁说我要道别的……”道别……马龙忽然想起《可惜我是水瓶座》的歌词,歌词里怎么说?若然道别是下一句,可以闭上了你的嘴?闭嘴,对,要让张继科闭嘴。马龙急中生智,健步向前,揪着张继科的衣领往下扯,堵住了他的嘴。

干完这件事儿马龙就后悔了。说来惭愧,他活了快三十年还没有被大姑娘大兄弟吻过,没想到初吻竟然交给了一个游戏人物!游戏!人物!谢特!

马龙立马放开张继科,手足无措又心情复杂地站在原地,“啊……那个……我……嗯……反正你闭嘴就……”

马龙话没说完,张继科上前一步,捧住他的脸,一记深吻。

卧……槽……

马龙瞪大双眼。

震惊!纯情处男的吻技为何如此熟练!触感为何如此真实!心跳为何如此之快!……去你妈的攻略!怎么有种被攻略的感觉!辣鸡游戏,毁我青春,颓我精神,耗我钱财,同归于尽!同归于尽!




【勉强扣题 一个失败的开头 希望接下来的小伙伴们不要学习我(。
唯一扣的大概是那句“若然道别是下一句 可以闭上了你的嘴”】

【注:夜博蒂古拉斯随口扯的梗 原因是马龙腾讯微博的个人简介是 夜博蒂古拉斯马德里碧池谷(。 其实也有考虑过叫圣紫Long 】

评论 ( 34 )
热度 ( 544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