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咬唇 01

又名 如何拯救我时尚值为负的男友 发一章试试水 欢迎各种提意见!!

男模科*设计总监龙 隐藏设定 我不说 吸吸吸(反正很俗套 反正往后看就知道


#
马龙把张继科捡回家那天,并不知道这个人将来会跟自己有那么多牵扯。

那天收工临近半夜,他想着犒劳自己,就近找了家烧货店吃肉。

马龙每次来都点十串牛肉串和一瓶啤酒,喜欢坐在门口的塑料白椅上看月亮。老板在一片浓烟后梗着脖子问他,还和以前一样吗?!他回答,一样。简直跟他妈新婚誓词似的。他现在但凡想到和结婚沾边的事就一个头两个大,主要他爸妈快给他催出恐婚症来了。

有一回俩老人家还从鞍山大老远跑到杭州待了一个月,面上说是来视察工作环境,实际上是来看看有没有适合的小姑娘。

那天他妈把他拉到角落里咬耳朵,我看你那女同事丁宁就不错,特亲切,你俩都是做设计的,还有共同话题不是?他妈乱点鸳鸯谱,马龙觉着挺尴尬的,结果人丁宁不尴尬,还和他妈互通了联系方式。

然而丁宁回头听马龙一说道阿姨深意,捂着胸一蹦老远,马总监你也知道,我忙着追星哪儿有空谈恋爱啊,再说我俩都一起工作那么多年了,要看对眼早对眼了,哪儿还轮得到现在啊...

说得太对了,他简直忍不住鼓掌。海豹式鼓掌。

老板把盘子和酒瓶搁在桌上,马龙向他道了声谢谢,那老板哼嘿一下,你爱吃就是最大的感谢,说完转身进店去招呼别的客人。

后来丁宁架不住阿姨给她寄鞍山特产,向她嘘寒问暖,于是如实相告,他跟马总监就是好哥们儿而已,不过包办婚姻的事儿交给她准没问题,她专业干这个。阿姨听完沉默了一会儿,跟她说了些别的,丁宁听完有些惊讶,没多说什么,回去只是笑眯眯地埋头打版。之后马龙就被丁宁拖着四处相亲,其中有个姑娘的退场台词他印象深刻,仁义不成买卖在,大哥买保险吗?

一瓶啤酒就着烤肉,和着如水月色,倒也惬意。

马龙胡乱地想些事,很快就吃完了,起身进店结账。正对门口那张桌有个男人喝得醉醺醺,直晃脑袋。吸引马龙的倒不是他的醉态,醉鬼见多了,穿得这么清新脱俗的醉鬼他没见过。荧光绿上衣配大花裤衩,一双蓝色运动鞋。看得他职业病犯,恨不得现在上去把人衣服给扒了换一套。

老板见他盯着那人半天没反应,问,你俩认识啊?马龙连忙摇头,我不认识这样的。他翻开皮夹掏钱给老板,转身要走,却听身后“duang”地一声,接着柔软但具有冲击力的一坨重物迅速压上他后背。

张继科手脚并用吊在马龙身上,嘴里嚷嚷着,“不准走!就这样把我撂下.....你的良心不会痛吗!”

“....这位先生请您冷静一点,您是不是认错人了?”衬衫崩落一颗扣子。

“就是你!丫混蛋!现在搁这儿跟谁装呢!套路!全他妈套路!”那人继续嚷嚷。

马龙注意到老板奇异的目光,不好意思地欠头,继续挣扎。他也很委屈啊他也很莫名啊这货他妈谁啊上来就抱还说些他听不懂的话!想不到这家伙缠功了得,搓得马龙脖子通红直喘气,就是不肯撒手。

老板劝道,“你们这样的我也理解,年轻人么都一样...道理讲不通么床头吵架床尾和啦,睡一觉就好了嘛。”

睡....个鬼啊!神他妈理解!

“老板,我想您误会了....”

“哎,你看现在堵在门口,我也不好做生意啊...”

马龙边道歉边拖着张继科出了店门。老板又追着出来,把张继科落下的包还给他。

张继科一开始还吵吵,隔了一会儿马龙就听见后背传来放荡不羁的鼾声。这家伙比他高点儿,比他沉点儿,背上还背了个包,重得像他妈两百多斤的胖子,球鞋鞋头刮过地面,声音像指甲刮过黑板似的让人一阵头皮发麻。饶是马龙一个大男人拖着他走了数百米也觉得挺吃力。

这个点白沙泉街外的大路上总停着几辆空车,街角站着三两妆容艳丽酥胸半露的姑娘,如果行客叼着烟上前问,有火吗,姑娘便会给他点上,等他抽完跟他走。

马龙拦了一辆空车,打开后门把张继科丢进去。

“师傅,您看着,爱送他到哪儿就到哪儿。”马龙给了司机一张一百,走了。

司机叫张继科醒醒,张继科睡眼朦胧地坐起来,眼神对焦,看见大灯映照下马龙的背影,又嘟嘟囔囔地说,“这个混蛋...”

“那位帅哥是你什么人呐?给了我一百块钱...”

张继科嗡着嗓子嚷嚷,“靠,一百块钱都不给我,居然给你一百块钱?”

司机想起以前在网上看的一视频,瞬间了然,于是转移话题,“去哪儿?”

“四海为家。”

“随便报个地点呗。”

张继科晃晃悠悠往前一指,大着舌头含含糊糊地说,“跟着他!”


#
马龙在公寓楼门口输密码。

汽车前灯破开一道光,在地面上投下白亮的一片。司机摇下车窗,对着马龙说,“人我给你送到了,事儿你俩自己解决!”司机把头伸回,摇上窗玻璃,嘀咕了一句,“一百块钱还是要给吧...都不容易啊...”

马龙动作僵硬地转过身,眼见着张继科脚步虚浮下了车。马龙迅速摁完密码,拉开门闪身一避,恰好把张继科挡在门外。

张继科把门撞得哐哐当当,也不顾这大半夜的扰民,借着醉意胡言乱语,“你有本事抢钱,你有本事开门啊!豆腐渣工程...卷款潜逃...你的良心...你有那玩意儿吗!”

马龙站在门前等电梯,张继科的声音响得似乎整幢楼都能听见,他顺了顺,大概明白了这人的行动行为,估计又是一个被包工头坑了的民工。现在工人不好做,工作强度大薪酬低社会地位也低,估计是他马爷长得跟那包工头有几分相似,被认错了。不过他挺好奇的,他马爷帅得那么独树一帜,居然会有人长得跟他像?真是奇了。

马龙推开家门,摁开玄关的灯,把鞋随便一丢,趿拉着拖鞋上了楼。他住在五十平米左右的loft公寓,楼下是客厅、厨房、餐厅、储物室和阳台,楼上是他的小工作室、卧室和浴室。他在现在的公司干到艺术总监的位置,攒足了底气也积累了一定人脉,正计划着辞职自己干。这必定承担些风险,这也是他不愿意在事业转型期谈婚论嫁的原因之一。

他脱掉一身酒味儿的衬衫,把自己泡进浴缸里的一池热水,结结实实地舒了口气儿。等他用毛巾擦着头发回卧室躺下,墙上的时钟已经指向数字2。

马龙闭上眼,听见窗外淅淅沥沥的雨声...等会儿,外面下雨了?他下了床,走到床边,黑暗中,被雨晕开的橘黄色光影里,有个穿着荧光绿T恤的男人靠着背包坐在路边。

马龙觉得自己太他妈善良了。

当他把浑身湿漉漉,酒劲儿没散的张继科领进家门时他这样想。

张继科酒醒得差不多了,刚才靠着灯柱子睡了会儿,等他被冷冷的冰雨胡乱拍醒,就看见有个青年男人握着伞从不远处走过来,雨下得还挺有意境,那可真叫一个映空摇飏如丝飞,小青年穿过雨幕靠近他,跟他妈仙女儿下凡似的。哦不对,应该是小神仙下凡。

他像是着了这神仙的道,跟着他晕晕乎乎上了楼,还没整明白咋回事儿。

马龙拿了块浴巾丢给张继科,“你先擦擦。”

张继科的眼神还有些混沌,泛起迷茫,“我认识你吗?”

马龙气从中来,“刚才不知道谁一见人又是抱又是闹的,这话我还想问你呢。”

张继科用浴巾揉了把脸,努力回想了一下,脑海里闪过些片段,顿时窘了,挠挠头,“...我喝多了,真对不起。”

“你家住哪儿?回得去吗?”

“我....脚踏星河四海为家,身无分文只身流浪...”

马龙笑了,“没想到你还是个诗人。”

张继科笑得有些得意,“我还获过奖呢。”

“行了,得了,我这儿只有一间屋,沙发可以借你睡一晚,这儿东西都齐,你要饿了煮个面。明天上别地儿去吧。”马龙抬脚准备上楼。

张继科“哎哎”叫了两声,“你还没告诉我你叫啥。”

“马龙。”

“我叫张继科。认识你挺高兴!”

“认识你可不太高兴。”马龙上了楼。



第二天马龙收拾收拾准备上班,下了楼见着沙发上摊着个裸男。阳光正好,从窗外照进来,把他的轮廓包裹进光影,整个人都跟自带圣光似的。要说这小子还真不适合穿着衣服,脱了多好看,这肌肉,这曲线,拉出去跟他们公司那些男模比,还真是绰绰有余。

马龙转动门把正要出门,张继科却叫住他,“哎...马龙,早上好啊!那啥,我跟你商量个事儿。”

“有话就说。”

“能给我介绍个工作吗?”

“工作?”马龙愣了会儿,嘴角忽然浮起笑意,“有个工作还真挺适合你的。”

“哦是吗!”

“我们公司缺男模,你可以试试看。”马龙放开门把手,往里走了两步,对着张继科的脸评估分析,觉得应该没啥问题。

“那敢情好,我愿意试试!然后我还有个问题。”

“说啊。”

“我没地方去,能住你这儿吗,发了工资给你房租!”

“我这儿就一间房,你只能睡沙发。”

“我睡得挺好!”

马龙迟疑了一会儿,“那行吧,就当做回善事了。就按市价...一半算。”

张继科欢欣鼓舞,“那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你能一次性讲问完吗?”

“下次一定注意,一定改正!”张继科顿了顿,在日光里笑得灿烂。

“马龙先生,你缺男朋友吗?”

TBC.

评论 ( 23 )
热度 ( 454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