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獒龙獒]罢了罢了,就这样平平淡淡地过(1)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爱安利老师!!!!太逗了看得我狂笑哈哈哈哈哈哈!!!!超快乐了!!!我!我来替你们催更!!爸,求后续!!

奈何桥:

  给@芒的一篇生贺,希望你能看得开心。




  警察獒X老师龙,又名“人民公仆组”。




  想到哪写到哪。




[1]




  马龙跟张继科第一次见面挺尴尬的。




  张继科那天难得没出警,却被他姐姐使唤着去学校给他外甥当外援。这事儿说白了就是老师要请家长,张继科一琢磨他那恰逢青春期的外甥,一个鲤鱼翻身就从床上蹦起来了。




  都说外甥像舅,他那小外甥打娘胎里出来,不仅模样越长越像他舅舅,就连那副脾气也跟着张继科学生时候越发地像了。可是张继科当学生的时候那个性就一言难尽了,别的小孩都是能动口尽量不动手,他倒好,人告状都告到老师面前了,他还一声不吭,光支棱着俩耳朵听那小孩告状,只要人一句话不对,没照着事实一五一十地讲,张继科抬腿就是一脚往人身上踹。




  张继科接了这通电话哪还敢去得慢了,匆促换了身运动服,临了出门他连头发都没来得及抓两把,顶着头刚睡醒的乱毛就冲到了小外甥他们学校。




  “诶同学,请问一下你们学校初中部往哪走?”




  张继科进了学校却找不到初中部在哪,瞅着前边一个抱着篮球长得白生生的小哥就去问路了。




  被问路的小哥愣了一下,他换了只手抱着篮球,眨巴眨巴眼认真地把张继科从头看到了脚。




  只听他说:“不穿校服还敢留这么长的头发!而且初中部你都找不到,你是外校翻墙进来的吧?快说,你来找哪个班的!”




  这人说话奶声奶气的,但是重点明确观察仔细,听得张继科俩眼睛都睁大了。他下意识地低头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再看看对面那小哥两边剃得都快见了白,中间却长得依旧不符合校规的头发。




  “……我来找初一二班的班主任马龙,我外甥被请家长了,我来跟他班主任一起给他做做思想工作,”张继科习惯了跟人一解释就往外掏警徽,结果今天没带,往身上一掏摸了个空,于是他为了缓解尴尬掏了张身份证出来,“我哪是外校的啊,倒退个十年还差不多,那什么,哥们儿你高中部的吧?”


  


  没想到对面这刚才还气势汹汹的小哥仔细看了看身份证上的信息,突然砰地一下以肉眼可见的速度从脖子红到了耳朵根。




  他很是不好意思地昂了一声,“不是不是!张先生对不起啊,你们家孩子哪还用做什么思想工作啊,就是这小孩的性格……” 




  张继科只知道他外甥的班主任是个教数学的男老师,当年那教他数学的老师少说也有四十来岁了。都说教数学的老得快,他看了看眼前刚打完篮球,穿着打扮还跟个高中生没啥区别的马龙。




  “马老师,你真的是教数学的,不是教体育的?”


  




[2]




  马龙表示以貌取人是不对的。




  凭什么他的长相就应该是教体育的?他就不能是一位热爱英语的数学老师吗?






[3]




  是的,我们笑起来见牙不见眼,一开口嗓子里跟灌了牛奶一样的马龙先生,他就是左手圆规右手三角尺拿着粉笔就能上黑板画个圆的数学老师。




  别看他长得好欺负,他带着的二班可是被他服服帖帖收拾了个遍。




  刚开学的时候,有几个叛逆期提前的学生故意在他们班主任马老师的课上迟到,他们料定这看起来大不了他们几岁的马老师拿他们没辙。




  马龙就笑眯眯地把手里的三角尺放在讲台,双手插着兜走到那几个学生面前,冷冷地扫了他们一眼。




  从酷暑突坠寒冬,也不过就在马龙笑意渐收的这么一眼里。




  他看了看手表,“一分钟十个俯卧撑,迟到了三分钟,算你们三十个,做吧。”




  为首的男生哪里愿意就这么轻易地受罚,虽然刚才被马龙一眼就看得后背发凉,可他依旧梗着脖子道:“老师你这是体罚!我们不服!”




  马龙没看他,只微微皱起眉来,盯着自己的手表表盘,“我的课就要按照我的规矩来,不光是你们,这条规则同样适用在我身上,要是我无故迟到了,同样我要接受惩罚。怎么,三十个你都做不了?”




  “怎么可能!”几个男生被他激得全部趴下去开始做俯卧撑,马龙敲着表盘不紧不慢地再补上一句,“加上刚才你们跟我争的那两分钟,再加二十个你们能不能行啊?”






[4]




  别说再加二十个,估计要是再加五十个,这帮妄图造反的男生都得咬着牙受了。




  是男人就不能说不行。 




  后来马龙也迟到过一次,他来的路上堵车,等到他抱着卷子赶来的时候已经迟到了十分钟。没等做过俯卧撑的男生带头起哄,马龙搁了卷子解开衬衫袖口,转身就出去了做了一百个俯卧撑,做完了还让课代表把卷子发下去,评讲了两节课的月考卷,中途都不带休息的。这件事张继科他外甥津津有味地跟张继科念叨了小半个月,叨得他耳朵都起了茧子,让他对马龙这个名字真的是熟悉得不能再熟悉。




  张继科揉了把小外甥的头毛,“这有什么,你舅也能做一百个俯卧撑,这都是体能训练出来的,瞧你把你们班主任能耐的!”




  小外甥瘪着嘴把自己的脑袋从张继科手底下抢夺回来,“舅你别乱弄!我这好不容易弄合格的头发,你别给我瞎揉!”




  顿了顿,他很是不服气地补充道:“你俩能一样吗?一个靠脑子吃饭,一个靠武力吃饭,虽然都是为人民服务,我们老师那就是花园勤奋的园丁,栽培的都是未来的希望,按工作性质来讲,他就是种花的,你就是拔草的!”




  张继科哼哼一声笑:“你们老师见着你估计也想找个坑把你埋了,省得他天天看见你都头疼!”




TBC.

评论
热度 ( 477 )

© 老芒 | Powered by LOFTER